2008年3月31日 星期一

【時間迴旋】~世界末日有多遠?

會買下這本書
完全純粹就是受書名還有書的封面給吸引
【時間迴旋】~一整個就是帶有很玄的感覺
而且書封皮是黑色的底加上白色的框邊灰色的
跟小辣椒部落格的配色很一致啊(迷之音:「這不是重點啦...跟部落格配色一樣干我屁事啊...」)
所以我這樣算是「以貌取人」的一種嗎喔不  這應該叫做「以貌取書」 
不過話說回來小辣椒也是沒那麼膚淺的
書腰上那句「一個讓史蒂芬金也感動的故事..促使我不僅翻了起來還不自覺的走到櫃台結了帳

一直到整本書看完了
小辣椒看著那個黑色的封皮才真正覺得這封面設計的真好啊
(不過也真的是看的夠久了..光從距離上一篇讀書心得報告到現在已經過了一個月這點就可以看出來..

因為這故事是從一個星星消失的夜晚開始講起

其實它應該算是一本科幻小說
真要用幾句話來解釋它講什麼內容
應該就是從有天開始
天空上的星星消失了
探究的結果發現地球被某種東西包圍了
並使得地球比宇宙中的時間慢了很多很多
且過濾了太陽光
以避免地球因為宇宙時間快速飛進而老化的太陽快速吞噬
只是
人們不知這一切的一切是怎麼造成的
不知何時世界末日會來臨 
不知哪天升起來的太陽會把地球給沸騰
甚至不知自己該遵從何種方式活下去

與很多科幻小說不同的
是這本書所描述的故事歷經了很久很久
由主角小時候寫到大
時間就這樣一直過去
一晃眼又過了幾年
人們活在一個不知道未來會如何 一切無解的年代
就像是被丟在一個緩慢加熱的鍋子裡的青蛙
無知無覺的被烹煮
所以有人選擇一生積極探索答案
有人選擇奉獻給信仰以求平靜
有人選擇逃避並在自認為是末日的那天自殺結束生命
規則毀滅  秩序混亂
權利鬥爭  親情友誼

人性   表露無遺

看書的過程中
讓我想到了信樂團專輯中的『世界末日』『移民火星』這兩首歌

會想到『移民火星』不諱言就是因為書中後來人類的解決辦法之一就是去開發火星
把那邊也變成個能使人居住的環境、創造了智慧型生物的演化
而想到『世界末日』這首歌則是因為副歌中的歌詞

「世界末日不夠遠 不是愛你的終點
 就算眼睛看不見 我的手會記住你的臉
 世界末日那一天 有你陪在我身邊
 就算耳朵聽不見 擁抱就是最美的諾言」

我想這歌詞應該是主角一輩子都對女主角關懷不變這件事最好的詮釋了
在面對無助時
有真正關懷自己的人在身邊
在迎向轉變的新世界時
有一路無怨無悔的人一起
還有什麼比這些更感動?
平凡中看似微不足道卻不平凡且偉大的一切


就是本書所給小辣椒最大的感觸吧

有趣的是
小辣椒在看這本書的這段時間
有篇新聞恰巧報導了類似的狀況(有興趣的可以直接點進去瞧瞧)
太陽不斷在變老
不斷在擴張
總有一天會吞噬地球
暖化足以使海水沸騰
科學家提出的解決辦法也跟小說中的一樣科幻


人類
該如何在宇宙中永續生存呢...

970330

後記:整篇文章寫完以後  
       
突然發現其實最適合書中主角男主角的歌好像是『不會消失的夜晚』
      
就像書中星星消失的那個晚上  永遠在他心中不曾忘記
       
即使經過十幾年  即使幾乎沒有聯繫   即使所有的感情都埋在心底最深處
       

       
永遠不變

有空可以聽聽

-----------------------------------------------------------------------

【時間迴旋】
羅伯特查爾斯威爾森 /   陳宗琛 /
貓頭鷹出版社(20078月)~威爾森作品集001

------------------------------------------------------------------------

2008年3月14日 星期五

水如果開了就該把火關掉

前幾天中午休息時小辣椒偷閒跑去書店看書
準備要走時不小心撇到一本書
讓走路走到一半的小辣椒當場硬生生自動倒帶三步
「改變,機會就出現」
上頭寫著這幾個大字

這陣子小辣椒的工作壓力有點大
職業倦怠也發作的很厲害
小辣椒身邊的幾個要好同事也是一個個比慘的
不過嚴格來說應該不是職業倦怠
應該是對現在工作的這個生態環境及人事互動有種再也無法忍耐下去的感覺

所以這樣的書名才會吸引我的注意

因為被弄的火大了 瀕臨沸點了 無力改變了 走投無路了 忍無可忍
除了走人小辣椒實在是想不出別的辦法
水開了就該把火關掉
這好像是唯一的辦法
也是最合理的辦法
只是容易心軟的小辣椒常常猶豫不決

其實它應該是一本屬於勵志的書
形式是每個單篇都有一句經典名言
然後附加內容
因為小辣椒當時時間不多
所以就沒有仔細翻閱了
只不過書外頁的背面
上面有兩句話在小辣椒腦海裡揮之不去
深思良久

第一句這樣寫的 
「如果你一直做你已經做過的事,你將會一直得到你已經得到的東西。──A. Cohen
不得不承認自己是個害怕改變外加猶豫不決的人
或者應該說內心最深處其實是個對自己沒自信的人
而且還害怕犯錯
所以常有不敢去嘗試
怕自己勝任不來而猶豫再三的狀況
只是嘴巴講的狠
「遇到困難不是去擔心而是去面對」這件事
我這一年多來才慢慢學會
而且學的很緩慢沒有技巧

不過我還是想變得更強 更好

話說上星期小辣椒被迫參與一個內部考核的會議
其實說穿了根本沒有我可以插手的事
主要就是要坐在那邊聽簡報 看資料數據
當活廣告看板
就是告訴別人說你看喔~有治療師~這樣的活看板,就差沒給代言費了
那天的那間會議室
門和旁邊的牆中間剛好隔著一道小縫
而小辣椒那天的位置剛好正對著這條縫
可以看到縫外牆上的一長條低把手
正當小辣椒神遊的時候
看到把手上小小的手
跟移動中的小小的腳

那是個兩歲的小小唐氏症在練走路

身平第一次
小辣椒有種想奪門而出的衝動
「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我想要出去陪你一起走」只可惜我不能選擇

「想要當怎樣的治療師?」
開會開到一半
我在隨身的紀錄紙上寫下了這句話
當個只能坐在這裡看資料數據  幫忙搞定書面報告玩文字遊戲的治療師?
還是當著可以陪著孩子讓他們更進步可以獲得更多的治療師?

我選後者

忘記在哪邊看到一句這樣的話
「原來自己不是拯救患者,而是被患者拯救」

這句話從我換了這份工作以後才開始體認
原來治療也是一種互相
看到孩子的笑臉 還有開心的大聲喊我的名字的時候
被治療的原來是我啊原來

我不需要紅
也不需要名氣
或者應該說我只想要當個別人想到我時會想到我是個很好、對孩子很有一套的治療師
而不是只想到跟我要報告或是需要去跟別人官來官去來建立自己的地位
名聲和名氣是不一樣的
而名聲應該是要靠良心建立的
至少我還是這麼希望著
這一年多來看了很多官腔嘴臉
別人的命不是命
死的都是別人的兒子
雙重標準話都是他在講的
比比皆是

「你爬得越高,你被允許犯的錯誤就越多。當你到達頂峰時,如果你犯的錯誤夠多的話,那就被認為是你的風格。──Astaire



這是那第二句話
好深奧的一句話
一句用的好就好 用的差就差的話

但是我想如果我現在所作的事 所想的觀念 所期盼的未來都是犯錯
我想堅持到別人承認它是我的風格
走自己想走的路

而不是像「他們」一樣

因此寫這篇文章好讓自己不要忘記應該要堅持的事情

970314

2008年3月10日 星期一

『流浪記』~流浪到哪裡流浪回台北

前幾天跟朋友從聊鞋子包包
提到買了太多東西要搬家會很難搬的事
因此不小心讓小辣椒想到自己的四處搬家流浪史
回想起來在小辣椒搬回台北工作以前
過去這近八年來似乎沒有在同ㄧ個地方住超過一年

從大學住宿舍開始
就不斷的搬搬搬
當時因為學校的爛政策搞得當時小辣椒得每一學期都換一次房間
後來還因為受系上及寢室的成績鬥爭波及
輪落到有將近一學期無「寢室」可歸的地步
現在想起來當時還真是心酸啊
實習那一年則是因為三站分別是台北-高雄-學校
每站為期三個月
因此台北高雄來回搬了好幾次(就是從學校搬回台北,再搬去高雄,再搬回學校)
真是搬家搬到差點沒殺人了
結果畢業後小辣椒又跑去南部工作
也就是剛從學校搬回台北的小辣椒再度從台北搬去南部的意思 
只不過這次是屏東  (更遠了  ...
根本就是全台灣跑透透(看到這裡應該會有不少人想對小辣椒說「啊你是搬不煩嗎」這句話吧...←我是真的有煩啊真的有..
而且在屏東三年的小辣椒還是免不了有一段不堪回首的搬家史
是個辛酸血淚的往事
反正總之就是搬個沒完就對了(好奇嗎...不過那不是這篇文章的重點  相信我 那不重要...真的!!
一直到小辣椒搬回台北
才發現已經在外流浪了近八年了

在小辣椒剛回台北時  當時打正火熱的「校園歌喉戰」之最後敗部復活資格賽
一位簡同學以這首「流浪記」打敗小辣椒支持的卓同學
硬生生占走那唯一一個敗部復活名額
當時還因此引起一場不小的風波(關於這個當時有看的人應該就會知道...雖然很不甘心可是小辣椒還是真心的覺得那位同學唱這首歌唱的不錯啊~

這是小辣椒第一次聽到這首歌

而且歌詞很符合當時小辣椒的心境

後來才知道這首歌原唱是巴奈
只是大家比較熟悉紀曉的版本
小辣椒把原唱版本找出來兩相比較聽了以後
覺得原唱比較有強烈的山地歌風格
那種純樸很清晰直率的表達了出來
而且小辣椒喜歡原唱那男生的音調配上節拍強烈的吉他伴奏
單純  倔強  勇往直前
紀曉君的版本比較哀淒
給小辣椒的感覺比較像是已經從單純的地方到了複雜的環境  流浪一陣子以後
遭遇到很多現實  看清了很多人性  遭受了很多挫折
卻仍處在不斷的在自我拉扯中
不肯與現實妥協  不肯認輸  
紀曉君歌聲詮釋情感高低的功力搭配著清亮修美的鋼琴配樂
更加強了這種感覺

記得那時的小辣椒
有一度對人性充滿失望
台北冷漠互動環境和複雜的人事工作環境
讓原本就不容易信任人的小辣椒更加覺得人性不可信任
以前在屏東都可以隨意顯露的本性  隨時可以開懷大笑  隨時都可以講的話
突然變得都不可行
想退縮
卻又不肯認輸低頭落荒而逃
想付出
卻又感覺無力薄弱到幾乎無法前進
唯一能確定的是
我不想變

即使是有一天我變得複雜了  社會化了  應對進退更得體了  (還有更會呼嚨喇勒了...
我也不想改變我的原則
不想變成那種人
那種冷漠勢利只有「利上往來」及「八卦流通」的人

小辣椒決定跟他們玩下去到約滿可以走人的那天
跟屏東的一個朋友說了這樣一句話
「如果哪一天你發現我變了,你一定要拉住我,把我罵醒」
邊在這種環境裡打滾還要邊維持著自己原來的樣子其實是很痛苦的
要帶著假面具假個性與人互動
把真實的自己藏起來
還得維持自己不要被同化
搞得小辣椒有陣子都真的快精神分裂了

不過至少我不是落荒而逃
而是昂首闊步
而且現在我可以大聲來說  我搞定了 所以我可以來走了  哈哈  (當然不是跟主管說啦...真這樣說會被打死吧)

歌兩種版本很配小辣椒的雙重人格
勇敢倔強不怕死的時候聽巴奈
難過拉扯不肯認輸的時候聽紀曉
就是連聽個歌都要搞雙重人格分裂啊....

其實話說回來小辣椒覺得自己一直以來都在流浪
未來也不知道還需要流浪多久
不愛住家裏 卻又希望有家住
穩久了想流浪   流浪久了想安穩
以前甚至有位朋友說:「你該不會是得了流浪癖吧...」(啊我也不想啊...

其實我的流浪跟安穩
都要歸咎於小辣椒雙重人格的原罪吧 

970323

P.S  
兩個版本還有一些不同
巴奈的原版多了前面一段用山地口音的小曲
聽起來很山地原味
而與紀曉君的版本則是在第一段時將「還能不能唱出歌聲裡的那幅畫」改成了「還能不能唱出歌聲裡的puy uma
puyuma =
普悠瑪   是山地語言,意為卑南族

----------------------------------------------------------------------

panai流浪記』
專輯名稱:泥娃娃
作詞:巴三一大樂團(Panai  作曲:巴三一大樂團(Panai
原唱:巴奈(Panai  記曉君翻唱於「野火春風」專輯

(我的爸爸媽媽叫我去流浪  我一面走一面掉眼淚
流浪到哪裡流浪到台北   找不到我的心上人
我的心裡很難過  找不到我的愛人)

我就這樣告別山下的家   我實在不想輕易讓眼淚流下
我以為我並不差 不會害怕
我就這樣自己照顧自己長大   我不想因為現實把頭低下
我以為我不並不差 能學會虛假

怎樣才能夠看穿面具裏的謊話
別讓我的真心散的像沙
如果有一天我變得更複雜
還能不能唱出歌聲裡的那幅畫

-------------------------------------------------------------------------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