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10日 星期一

『流浪記』~流浪到哪裡流浪回台北

前幾天跟朋友從聊鞋子包包
提到買了太多東西要搬家會很難搬的事
因此不小心讓小辣椒想到自己的四處搬家流浪史
回想起來在小辣椒搬回台北工作以前
過去這近八年來似乎沒有在同ㄧ個地方住超過一年

從大學住宿舍開始
就不斷的搬搬搬
當時因為學校的爛政策搞得當時小辣椒得每一學期都換一次房間
後來還因為受系上及寢室的成績鬥爭波及
輪落到有將近一學期無「寢室」可歸的地步
現在想起來當時還真是心酸啊
實習那一年則是因為三站分別是台北-高雄-學校
每站為期三個月
因此台北高雄來回搬了好幾次(就是從學校搬回台北,再搬去高雄,再搬回學校)
真是搬家搬到差點沒殺人了
結果畢業後小辣椒又跑去南部工作
也就是剛從學校搬回台北的小辣椒再度從台北搬去南部的意思 
只不過這次是屏東  (更遠了  ...
根本就是全台灣跑透透(看到這裡應該會有不少人想對小辣椒說「啊你是搬不煩嗎」這句話吧...←我是真的有煩啊真的有..
而且在屏東三年的小辣椒還是免不了有一段不堪回首的搬家史
是個辛酸血淚的往事
反正總之就是搬個沒完就對了(好奇嗎...不過那不是這篇文章的重點  相信我 那不重要...真的!!
一直到小辣椒搬回台北
才發現已經在外流浪了近八年了

在小辣椒剛回台北時  當時打正火熱的「校園歌喉戰」之最後敗部復活資格賽
一位簡同學以這首「流浪記」打敗小辣椒支持的卓同學
硬生生占走那唯一一個敗部復活名額
當時還因此引起一場不小的風波(關於這個當時有看的人應該就會知道...雖然很不甘心可是小辣椒還是真心的覺得那位同學唱這首歌唱的不錯啊~

這是小辣椒第一次聽到這首歌

而且歌詞很符合當時小辣椒的心境

後來才知道這首歌原唱是巴奈
只是大家比較熟悉紀曉的版本
小辣椒把原唱版本找出來兩相比較聽了以後
覺得原唱比較有強烈的山地歌風格
那種純樸很清晰直率的表達了出來
而且小辣椒喜歡原唱那男生的音調配上節拍強烈的吉他伴奏
單純  倔強  勇往直前
紀曉君的版本比較哀淒
給小辣椒的感覺比較像是已經從單純的地方到了複雜的環境  流浪一陣子以後
遭遇到很多現實  看清了很多人性  遭受了很多挫折
卻仍處在不斷的在自我拉扯中
不肯與現實妥協  不肯認輸  
紀曉君歌聲詮釋情感高低的功力搭配著清亮修美的鋼琴配樂
更加強了這種感覺

記得那時的小辣椒
有一度對人性充滿失望
台北冷漠互動環境和複雜的人事工作環境
讓原本就不容易信任人的小辣椒更加覺得人性不可信任
以前在屏東都可以隨意顯露的本性  隨時可以開懷大笑  隨時都可以講的話
突然變得都不可行
想退縮
卻又不肯認輸低頭落荒而逃
想付出
卻又感覺無力薄弱到幾乎無法前進
唯一能確定的是
我不想變

即使是有一天我變得複雜了  社會化了  應對進退更得體了  (還有更會呼嚨喇勒了...
我也不想改變我的原則
不想變成那種人
那種冷漠勢利只有「利上往來」及「八卦流通」的人

小辣椒決定跟他們玩下去到約滿可以走人的那天
跟屏東的一個朋友說了這樣一句話
「如果哪一天你發現我變了,你一定要拉住我,把我罵醒」
邊在這種環境裡打滾還要邊維持著自己原來的樣子其實是很痛苦的
要帶著假面具假個性與人互動
把真實的自己藏起來
還得維持自己不要被同化
搞得小辣椒有陣子都真的快精神分裂了

不過至少我不是落荒而逃
而是昂首闊步
而且現在我可以大聲來說  我搞定了 所以我可以來走了  哈哈  (當然不是跟主管說啦...真這樣說會被打死吧)

歌兩種版本很配小辣椒的雙重人格
勇敢倔強不怕死的時候聽巴奈
難過拉扯不肯認輸的時候聽紀曉
就是連聽個歌都要搞雙重人格分裂啊....

其實話說回來小辣椒覺得自己一直以來都在流浪
未來也不知道還需要流浪多久
不愛住家裏 卻又希望有家住
穩久了想流浪   流浪久了想安穩
以前甚至有位朋友說:「你該不會是得了流浪癖吧...」(啊我也不想啊...

其實我的流浪跟安穩
都要歸咎於小辣椒雙重人格的原罪吧 

970323

P.S  
兩個版本還有一些不同
巴奈的原版多了前面一段用山地口音的小曲
聽起來很山地原味
而與紀曉君的版本則是在第一段時將「還能不能唱出歌聲裡的那幅畫」改成了「還能不能唱出歌聲裡的puy uma
puyuma =
普悠瑪   是山地語言,意為卑南族

----------------------------------------------------------------------

panai流浪記』
專輯名稱:泥娃娃
作詞:巴三一大樂團(Panai  作曲:巴三一大樂團(Panai
原唱:巴奈(Panai  記曉君翻唱於「野火春風」專輯

(我的爸爸媽媽叫我去流浪  我一面走一面掉眼淚
流浪到哪裡流浪到台北   找不到我的心上人
我的心裡很難過  找不到我的愛人)

我就這樣告別山下的家   我實在不想輕易讓眼淚流下
我以為我並不差 不會害怕
我就這樣自己照顧自己長大   我不想因為現實把頭低下
我以為我不並不差 能學會虛假

怎樣才能夠看穿面具裏的謊話
別讓我的真心散的像沙
如果有一天我變得更複雜
還能不能唱出歌聲裡的那幅畫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