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23日 星期三

『王子的新衣』~堅持自己的遊戲規則

重拾久違的治療服半個多月了
過往熟悉的治療節奏及手感
以及壓抑許久的人生態度
已經開始緩慢的回流
雖然有時候還是常會雙面人格變來變去
但是至少不會在每天暗自罵髒話得內傷
這邊事情雖然繁瑣
甚至會佔用到私人時間
破了我不少公私分明的界線
但目前還不至於到想幹勦人的地步
這到底是我忍耐力跟包容力變好了呢?
還是這些瑣事有時候還是會有一定的樂趣


不過還是不得不佩服這個單位的主管
以客觀的眼光看起來這些瑣事果真具備某種增加向心力的力量
拿我最近接下的幫忙修改病歷表格及製作衛教美工海報、美化科內佈告欄等事宜來說
當你開始想著該怎麼去做好它
也就在不知不覺間對這個地方產生歸屬及認同感了
(雖然我還沒有真的開始認同自己是其中一份子啦~
我跟同事說話問問題時,還是會常常以「請問你們這邊...怎樣怎得來做開頭
真的是之前跑太多地方且沒歸屬感的嚴重後遺症...
不過基本上最開心的還是帶個案的成就感跟互動的親密感
雖然還是多少免不了會有難纏的家長跟小孩
卻不得不承認至少有一半以上的時間小辣椒玩小孩還算是玩的挺高興的
尤其是看到小孩不想下小辣椒的課
或是邊上課邊笑的時候
也就會有好像不累了的錯覺
就是所謂的成就感
例如在短短幾次課中就搞定認知不佳不會說話又不太聽指令的小孩的時候
用觸覺刷加上特教界教學法成功讓會抓人亂咬亂丟玩具的小孩乖乖坐著做靜態操作的時候
用鞦韆加上行為規範的相輔相成讓不懂指令不太注視物品的孩子察覺指令及外界的時候

或甚至
在反覆十幾次後那唯一的一次成功把插棒插入插洞版中的那瞬間
我確定的是

我還是想堅持我的態度往下走
有天跟一位同事聊關於個案自費上課的事
他是從另外一個分部調來的
跟我同屆
但不知怎的聊起話來卻有種他被洗腦的好商業化的感覺
而且感覺完全不懂我的思路跟出發點
有些想法也偏於狹隘及本末倒置
我最不喜歡的一句話
「習慣就好」
有些事並不是習慣兩個字就能解決的
而也有些事
是不能習慣就好的
幸好這位同事並沒有說出這句話
他只是要我對收自費的錢等事改變觀念
但我沒有說出口的是
我並沒有說收自費不對
我也沒有說我自己沒有信心去收家長的自費錢
人家只要肯花
我哪裡有不敢收的道理
而且說穿了
現在的醫療生態受健保壓迫到不管到哪裡還不是就是要想盡辦法賺錢
這些我無力阻止
我只不能認同以這位同事那種先想著開怎樣的課可以收自費為思考出發點
而不事先思考家長可能需要怎樣更深入的課程內容
怎樣補足現實醫療課程的缺點
來設計課程或思考規劃未來學習的方向的想法
當那位同事說著:「就是健保課就做比較大方向啊,可能目標會一直換,都可以拿來試或練啊,那自費課就是比較對某一點練得比較仔細啊」
不知道是他表達不夠好?見識不夠深不夠廣?不夠social?還是什麼的
聽起來我總是刺耳

至少
我不能允許自己以這樣思路思考事情或看待個案
我想說的只是
本末倒置一定是不對的
不然我也不會這麼迫切的想離職上一份工作了
不過也還好目前這裡主管並沒有這類言詞
不然我一定走給他看


扯了很多
到現在還沒講到歌.....
其實雖然拉哩拉雜講了很多
但想講的感覺歌詞幾乎可以全部形容了
雖然是很深奧的歌詞
剛開始是因為喜歡這首歌的旋律
搖滾風的感覺(還記得我愛信樂團還有楊培安這類風格的歌手嗎  呵~)
後來看到歌詞
就覺得有深刻的感覺
不管是因為之前的工作
現在的工作
或是面對人生其他事
也許是因為不被瞭解很久了吧
也是因為常用雙面人格隱藏自己很習慣了吧
還有低調到不被發現也很久了吧
但我還是固執的
固執的想做我想做的
所以我要用我自己的規則
自己的態度
來玩這場我自己的遊戲

970722


---------------------------------------------------------------------------
『王子的新衣』
專輯名稱:蕭敬騰同名專輯
詞曲:Andreas HemmethLinnea Handberg 改編詞:陳鎮川
演唱:蕭敬騰
 
我睡了一覺卻更覺得疲勞 頭髮糾結像一把稻草
在鏡子前面穿了又再脫掉 透過皮膚看得到心跳
兩條鎖骨蒼白的線條 掛著隱形沈重的背包
我的赤裸沒人看到 就像講話沒人瞭
沙發變成電椅 讓人痲痹
對話的只有冷氣 在為我歎息
如果 王子的新衣 可以讓我挑選 我的動脈會被看見
寧可危險 有些瘋癲 沒有遮掩
穿著 王子的新衣 在人群面前 想看看你們瘋狂的臉
會愛我 不愛我 不必敷衍
冒著絕對的風險  是靠在我胸前 還是說再見
我洗了一個澡 煙霧纏繞 突然很喜歡氧氣的稀薄
地板的水有個旋渦 我常常幻想能被他吞噬掉
身上的水不想擦掉 在床上會躺成獨特的符號
等世界需要對我騷擾 當它是我的海報
你說你的道理 我不反擊
但這是我的遊戲 有我的規矩
如果 王子的新衣 可以讓我挑選 我的動脈會被看見
寧可危險 有些瘋癲 沒有遮掩
穿著 王子的新衣 在人群面前 想看看你們瘋狂的臉
會愛我 不愛我 不必敷衍
冒著絕對的風險  是靠在我胸前 還是說再見
領口很透明 可以算計 喉結跳動的頻率
雙手擁抱的用力 你看得清
我的肩 我的膝 受傷留下的痕跡
我願意 都透明 全部透明
我的 王子的新衣 依然掛在房間 等待機會出場表演
到那一天 或許我會 不再無言
如果 王子的新衣 可以讓我挑選 我的動脈會被看見
寧可危險 有些瘋癲 沒有遮掩
穿著 王子的新衣 在人群面前 想看看你們瘋狂的臉
會愛我 不愛我 不必敷衍
冒著絕對的風險  是靠在我胸前 還是說再見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