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8日 星期六

用兩種性格在過的人生

這兩天
我一直在想
一個人如果老是用兩種人格在過日子
或者更正確的說
一個老是在眾人面前採用一種具防衛性的、可以符合社會大眾規範的人格
而私底下實際是完全相反的人格及個性的人
到底要怎樣才能保全有真實的自我


說實話
即使我這種保護策略經過經年累月的修正及強化
已運用的再熟練不過
卻仍不斷的在真實的內在自我「必須呈現」的外顯表象中反覆拉扯
如果你問我為什麼不直接使用真實的自己去面對所有的事
那我可能要很遺憾的告訴你(跟我自己)
因為我真實的個性似乎很難使我在這個殘酷的職場中生存
其實私底下的小辣椒講話很火爆直接
耍冷搞笑幹腳人可以統統來
想講的時候不用你問統統倒給你聽才不管你有沒有要聽
不想講就一句話就也不肯說悶的要死
但工作時的小辣椒講話迂迴圓滑到不行
凡事顧及體面、客氣及他人感受
有時候如真要我虛偽的虛應故事我也大概可以編個幾行(只是為了避免我自己受內傷我通常還是選擇用不說話來處理啦)
另外就是其實私底下的小辣椒喜歡自由隨性
只要有個大概的計畫跟方向
大方向對了
那些細節瑣事管他那麼多因為處理起來只會讓人煩悶到死
偶爾還會給你來個跳tone的念頭玩玩
天馬行空讓你絕對搞不清楚我到底是在想什麼
但檯面上的小辣椒可是個讓人覺得事事嚴謹
做起事來規規矩矩一絲不苟仔仔細細
隨性絕對是跟我連不上的一個形容詞
表面上看起來絕對服從乖的要死
甚至有著「溫柔」「有耐心」「脾氣好」「說話輕聲細語」「低調」的評價
但這幾個詞給小辣椒的好友們聽到幾乎我都是落的被虧死的下場
不過我想我那些同事們應該也無法把「小辣椒」這個暱稱跟我連想在一起吧


而且為了讓大家以為小辣椒就是那個溫柔有耐心低調脾氣好外加做事仔細認真負責的人
我發現我整個就是人格分裂的更嚴重了(我在屏東好不容易整合好的啊.....還我正常的人格
不過也或許這些都是我性格中的一部分
或是很自然的保護策略
所以在大多時候都成功的偽裝的很好
即使正處在衝突中一般人應該也看不出來
因此給人的形象根深蒂固無法改變


但很諷刺的是
我擅長的事及別人認為是我的優勢能力的事
竟然絕大多數都是我不喜歡自己這樣的事
包括認真(我其實並不喜歡這麼認真啊~像這樣搞笑耍冷多好.....
仔細(去他的細節決定成敗,我在這樣注意細節下去,我一定會精神崩潰,什麼叫大氣,大氣啊懂不懂,沒聽過成大事者不拘小節嗎?
負責(負責?就是這樣我的肩膀才會這麼緊,我的脊椎才會這麼歪,所以我想嚮往無事一身輕不行嗎?
有耐心......雖然我很想承認,但說實在我只有在「必須」有耐心的時候才會有耐心啦
脾氣好(那是因為有時候我不覺得這些件事有什麼值得生氣的啊,如果你表到我你看看我會不會生氣,只頂多我會為了很多因素而選擇不在你面前飆給你看罷了


而那些別人認為我做得到而且會辦得很好的事
通常都是我很不願意且甚至光想到就會痛苦的事
例如在很多人面前講話
去做多方溝通協調
多項事務統整歸納整併
是沒錯
這些事都需要具備很充足的仔細規劃能力
但天知道其實我在這過程中要花費多少力量去維持出我那個可以應付這些事情的人格
會如何將我的體力精神甚至快樂及元氣全都耗盡
最後只剩下筋疲力盡快要斷氣的自己
更遑論這剝削人的社會一再的壓榨自己的私人時間
連讓我恢復精力以及真誠的做自己的時間都沒有



只是只是
我想我在這個夾縫中求生存真的還是隱藏的太好了
才會導致這種後果



那天
小辣椒竟然破天荒的在我現任組長面前掉眼淚
原因竟然是被派給一件簡單的任務的負責人
說穿了不怕人家笑話
這件事只不過是擔任幾個月後員工旅遊晚會表演節目中  我們那一個部門小組的負責人如此而已
我想
事發當場應該很多人被我嚇到吧
完全無法想像這種小事為何會引起我這麼大的反彈
一直以來
不管是被交派多麼困難的任務
包括要專業繼續教育的講解
病歷的處理統整
報表及各項制度新建
還是啥鬼勞子的業績考核規定
再不合理要求再嚴苛
小辣椒可是從來也沒有這樣失控過(我頂多就是吞忍然後私底下再暗自幹繳罷了
而就算反觀之前在那個令人髒話罵不完的地方
一個人扛起數十家中心的啊薩不魯的機車事情
被機車的頂頭大人誤解我耍機車離職走人(啊  好啦我承認我當時就真的耍機車這樣行咩)
或是個性太軟弱不善溝通(好啦~這我承認我這個性格也是裝出來的)
或更以前剛畢業時被家長跟機車治療師用言語諷刺
我也都沒有這樣過
還記得我還曾跟小白說過超佩服他可以半演戲半真實的在主管面前掉眼淚
我可是不管怎樣都用硬ㄍ一ㄥ的在應付我入社會以後的生活啊(果真是硬ㄍ一ㄥ的小辣椒~唉

為了工作的事當場失控?還用掉眼淚的方法?
門兒都沒有
小辣椒就是這麼倔


但得知這件事的時候我當場覺得百感交集
一來是因為這不是一件有關專業上的事情
它算是一個團康活動
一種為了加強員工團結合作的核心訓練活動
它需要用非常認真負責仔細的方式去處理
但又要有著輕鬆詼諧娛樂的效果存在
而小辣椒其實就如前面所說
我無法把這個其實是小辣椒真實的一面帶出檯面(尤其是在這種幾百人的檯面,一群知心朋友的話另當別論)
又同時維持著一直以來的建立出的形象(或說是假象?)
當下
我生不出那個可以應付這件事的人格
又或者說
我不願意讓我這個隱藏人格來處理這件事
所以反應才那麼大
另一個原因
則是因為我突然驚覺到我察覺不到我自己塑造出的形象到底把自己帶到什麼樣的路途上
組長  主管  老闆們到底把我定位在哪裡?
或許是未來要提拔的人
或許是一個認真負責的手下
但其實我或許不過只是個想要隨性中有安穩,安穩中有特別但又可以隨時隨地做自己的人而已
我求那些名那些權嗎?不求
我想要那些位階升遷跟隨知而來的責任嗎?不想
但我可以不要嗎?不行
因為我需要維生
除非我能找到另一種可以使金錢不虞匱乏又能讓自己的方式
我突然覺得原來我的假面具已經真實到這種程度
讓別人誤以為我可以樂意的去做這件其實會讓我自我衝突的事
但我又不得不答應
不得不強迫自己去做
當然
主管們當會說你可以說不  他們不強迫任何人
但你想想
他們認為你可以的事
你卻推掉不做
職場上有這種事嗎
我的理智告訴我我不能推
但我的感性告訴我我不想


當然
我想我還是可以把它當作一件業務在處理
發個信
讓大家討論討論
之後統整意見
規定個排演期程
然後分派工作 追蹤  多方協調
沒什麼難的

當然
我想我也是可以把它當作一件舞蹈表演經驗在處理
找出相關規定主題的歌曲跟表演內容資料
編個舞  練幾次習  修正個幾次
然後派那個愛跳舞的小辣椒出面
當成一場意外的休閒娛樂


只是只是
我真的很難過原來自己老是會因為別人而把自己推進那個兩難的人格掙扎中難以脫身
這個起因還是我自己造成的
每次要讓自己擺脫這種被困住的窘境
都要花上兩三天
真的很累
而且我還不知道應該讓自己往哪個方向整合去
我想
我只是想要努力的讓每一分每一秒
而且是哪怕只能多一分多一秒
都繼續的保護好真實的自己
不被任意侵略

如此而已


980808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