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3日 星期六

中秋網路斷訊夜

這是在中秋節的晚上
網路因為中X電信的白目機房也跟著放假而完全不通的日子裡寫的
原本要在網路一通的時候就發表
結果事情多到堆堆堆
結果就拖到現在了...


其實為了這點「小」意外
我情緒火大了很久
直到我決定來寫這篇文
來探究我到底為什麼無法接受這個中秋放假沒有網路的「事實」
像這種時候就發現我真的情緒及情境轉換有困難
耿耿於懷到一個極限
而那些接到電話去只會講那些官方說詞的員工也被我給唸了很久(不過我已經是算是很客氣了
除了他們的辦事效力差到一個極限
官方說詞完全沒有辦法滿足跟處理我的問題以外(而且,不要再問我還有什麼業務問題,我最大的問題就是你網路不修好我的業務問題就嚴重了,所以你一直重複那個問題是鬼擋牆嗎?)
才發現有些東西是失去以後才會發現沒有他不行的(啊現在是在講分手這件事嗎
然後突然覺得自己很好笑
明明打算好好放假不做公事
打算到上班都不開那煩人的信箱
那現在網路斷了豈不剛剛好?
而且其實我想做一整天的那些包括看書寫文睡覺看電視打電動等糜爛放縱的事情
其實都是不需要網路的
即使有我大概也是放著而已吧
那是想網路聽歌嗎?有網路時都沒特別想要聽
想看影片嗎?有網路的時候都沒特別想要看
想寫文嗎?昨天才發表了一篇,而那部草稿被卡在部落格裡沒網路也連帶拿不到的文章目前也還沒到結稿日
有業務急著趕嗎?要死了有網路的時候你不是講我管你去死吧我絕對不開那個信箱


我想人就是這種犯賤個性
非要選那個現在沒有的



但是後來我發現原來讓我焦慮的可不是業務會delay這件事(真的管他去死,我要放我的假)
那不過是我冠冕堂皇的藉口罷了
我這兩天其實也沒有一定要上網的急迫需求
我焦慮的是「沒有網路」這件事
只不過當初沒有網路跟電視也可以生存的我
曾幾何時如此依賴這個虛幻的世界了?
沒有網路我可以做的事情不是一樣很多嗎?


我邊寫這篇文邊認真的想
扣除了工作所需的收發資訊及信件的功能以外
網路對我來說似乎已經變成一種與外界維持互動的媒介
即使我沒有在msn上跟人狂聊(因為都用噗浪?不過也沒有狂聊騙鬼)
我也沒有著迷網路遊戲(我可以只打RPG和不用大腦的小遊戲)
也沒有常下載影片音樂??←!!!←嗯嗯自動消音)
我常發表的文章跟噗文也沒有如過江之鯽的粉絲在努力的回應我(不過那些有回應我的你們都是很重要的朋友啊~~
也沒有錯過一秒就會後悔一輩子的的情書得回覆(啊現在是講到哪裡去了


可是可是
藉由看別人的分享文章
看網路影片網路新聞
網路購物訂書敗家買衣服
卻已經在我回台北的這幾年變成了我「在生活」的一部分
藉由簡單的發文
無論是我碎碎念的長篇大論還是噗浪的小話題聊天
甚至是去針對各種各樣文章內容做回應
已經成了我唯一可以即時且立即的把心裡所想眼裡所見耳裡所聞「跟大家講」的管道
對別人或許不起眼  不重要 
但是卻對我慢慢的變的不可或缺
網路斷掉
就好像把我關在一個密閉寂靜的空間
竟會把我搞得我快窒息
雖然你或許會說我可以趁機關掉電腦唸點書或早早上床休息之類的
但我心知肚明卻仍是不死心的去不斷點著連線的按鈕
努力的程度就像要推開釘死的窗好呼吸到點空氣般

或許就是活在現在的人的寂寞吧


所以我想或許我該好好檢討了....... 畫圈圈~~~)

不過轉念想想
當我出遠門回屏東或外出遊玩時
卻又可以過著與世隔絕毫無網路的生活
也許我只是認為「網路」這個東西「應該」要在它該有的位置上
而我隨時可以找得到它
我可以要失蹤就失蹤
要出現就出現
要閉俗不說話就噤聲
寂寞時隨時有「聲響」跟動靜在
我可以不用控制自己的情緒起伏
不用管現在是不是該笑該哭還是該裝的一副很願意和大家互動的樣子
只要我想
我隨時可以揮之則來呼之及去
擁有這種完全無後顧之憂的自我控制感吧(越講越扯了)

不過我還是認為
我骨子裡應該真的是個有很強烈不安全感的人
所以我的防衛機轉才會這麼的強啊!!!

寫了老半天
網路還是沒有通(光網路斷線也可以寫這麼多....
我想這個假日是無望了跟大家哈啦了(只能用筆記本寫草稿自言自語)
只好等有同情心的大家看到這篇文的時候再來安慰我吧

祝十月所有節都快樂~~


981003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