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8日 星期一

『火燒的寂寞』~信.與單飛後的信

我一向覺得一個歌手之所以會被喜歡
其實背後綜合了很多的原因
部份是那個歌手的實力及舞台魅力
另一部份則是來自於聽者與這個歌手無論是在音樂上或理念上、態度上的共鳴

其實我對於音樂跟我對於文字一樣是挺挑剔的
雖然是沒有什麼專業的耳朵跟知識
但音質和音頻若和我不對盤首先影響的就是我的腦袋
頭暈頭痛此時便會率先領軍抗議
繼之而來的就是我的心情也會開始大受影響
總之我就是個會因為音樂而大大改變步調跟穩定度的人
雖然這也許這是事後分析的一些因果理由
但我想除了唱歌音質好、音頻合我意、音樂旋律能令我感到某種情感的宣洩或安穩以外
想要讓我欣賞並持續支持他
歌手的態度跟努力的過程其實也佔了很大的部份


今天想來談談信(Shin

昨天(981226)去美麗華看了信的不售票新歌演唱會
雖然這不是我第一次聽信唱現場
但卻是在信單飛以後第一次「單獨」聽他唱歌
信樂團
我已經都忘了到底是從廣播還是電視還是啥地方第一次聽到他們的出道的第一首歌
我甚至連那是不是紅透半邊天的『死了都要愛』也都不記得了
但我仍記得我在那瞬間感受到那股震撼
讓我不可自拔的從那時起每一張專輯每一首歌都很死忠的追隨下去
很神奇的是
他們的每一張專輯的每一首歌
無論是抒情的或暴烈的搖滾風格
也都讓我這個其實「很怕吵」的人感到莫名的慰藉
也許是我心底真的有許多壓抑住的部份等待宣發吧
而那從歌裡豪不保留傾倒出來的正是那股我無從可去的種種感受
所以對我來說
信單飛以後
無論是在信樂團還是在信自己的音樂身上
我都找不到那份當初震撼我的強而有力的力道的這點
其實讓我失落了很久
就像是一個圓已經缺了一個口
無論怎樣填補也抹煞不掉那已經圓滿不了的事實
乍看之下不存在
而你拿泡泡水刷一刷就會發現它還是在以極緩慢的速度漏著風
而剛好在那個時候的我也過得挺低潮的
實在是恰好的可以讓我不需理由的唏噓著「人生總是不能盡如人意」這句話
一個可以很圓滿的組合
一段可以很完整的日子
到底為什麼人生就是不能這樣繼續下去?
而就算一直到現在我已經逐步接受了這樣的人生玩弄
我卻還是不太能夠理解這一切人生的過程到底是為什麼


也許也不會有弄清楚的一天吧....


不過
最近聽了信的新專輯
以及日前看過一段對信的樂評
再加上昨天聽完信單飛後的現場演唱
讓我心裡有了一些不同的感想
說實在話
從信單飛迄今
專輯中僅能零零星星的列出的幾首「還算喜愛」的歌
其中包括『傷城』『告別的年代』等幾首算紅也算好聽的抒情搖滾在內
雖然尚屬佳作
但總是覺得少了點什麼
讓我總在情緒醞釀到溫火剛好時斷了訊
宣洩到正high時失了焦
不知怎地就是沒有他在信樂團那些專輯裡那些「非主流的芭樂歌」中所展現出的流暢度跟耐聽度
(為了公平起見我有扣除掉那些紅到被人唱爛的像『一了白了』這些歌,而且話說回來,我原本喜歡的歌就比較多是非主打歌的部份。)
但其實
如果仔細觀察研究
會發現從信2007年發了首張『我就是我』專輯 
2008『集樂星球』
一直到今年的『趁我』
他心裡的想法跟努力都在專輯中每首歌裡展露
他的部份曲風變頹喪了
搖滾的部份也加重了
嘗試的歌路及詮釋的手法也變多了
嘶吼的方式變了
低音柔情的部份也多了
他有了自己創作的詞曲
也在許許多多的歌詞裡唱出他不顧一切艱難阻礙或反對聲浪想做自己的態度


-----------------------------------------------------------------


『態度』
專輯名稱:集樂星球(200810月)
作詞:信     作曲:信    演唱:信


我不想說服自己
放棄攻擊威脅的權利
是討厭的覺醒
還要假裝時間會證明


我不需要祈禱 不想要乞討
不想要委曲求全就好


會呼吸的狗 都比我有種
該死的念頭 我在幹什麼
舔完舊傷口 在伺機而動
握緊了拳頭 我不再沉默


有態度不是頑固
就算種下一棵孤獨樹
心有狂妄的溫度
堅持到底絕不會認輸


--------------------------------------------------------------------


但就如樂評所講的
信因為在信樂團中『死了都要愛』的里程碑樹立的太高太宏大
以至於自己隻身想要攻頂這件事還有很漫長的路
而且大家也太容易把他還當成以前那個信樂團的信
而不是這個已經是他自己的信來看待
連我這個老歌迷都免不了這種殘酷也不平的比較
這種比較的壓力其實是很大的
當世俗的眼光加諸於一個想要真實呈現自我的人身上
競爭對手是自己過去的影子
追尋的目標是自己的未來
這樣的狀況下
還有勇氣去掙脫那樣的沈重枷鎖的傢伙我想無論是怎樣都是值得欣賞的


-------------------------------------------------------------


『追趕世界』
專輯名稱:趁我(200912月)
曲:Jade Ell      詞:姚若龍   演唱:信


在天搖在地晃 不動的是渴望
有陽光有星光 我不需要有淚光
讓滄桑來幫我成長
管它暴風或狂風 不淹沒的是倔強
我的肩膀我的手掌 血液滿滿的堅強
不喜歡過往 就打造未來的模樣


我從來不怕改變 勇敢挑戰新鮮
也從來不躲在後面 等機會的浮現
永遠都想不斷的領先 要冒險再冒險
要追趕世界 看自己的極限
超越再超越 站在最前面


被破壞被衝撞 還是記得 We are one
無論是誰受了傷 會在對方的胸膛 養傷
再並肩飛翔遠方


我從來不怕改變 勇敢挑戰新鮮
也從來不躲在後面 等機會的浮現
永遠都想不斷的領先 要冒險再冒險
要追趕世界 看自己的極限
眺望更遠 才能看清一切
在此刻 多殘缺多疲倦多幻滅
都不是重點


-----------------------------------------------------------------


信昨天講了一句話讓我挺感動的
大意是說:
「我看到很多以前的老朋友,在經過這麼多事後很開心又看到你們」
當然他一定不是對著我說的啦
像我這種一點都不狂熱的歌迷基本上也沒有去追他(或他們)的每一場簽名會或演唱會
更別提站在最前面站到讓他可以記住我的地步
只是他這樣講讓我真的有種感觸
在多年前的那個聽信樂團唱歌的自己
跟現在站在美麗華聽信唱歌的自己
確確實實經過了許多事情
也改變了很多
我還記得多年前在屏東太平洋百貨前廣場第一次看信樂團現場時
他背後的所有那些我也喜愛的信樂團團員們
以其那些樂團必備的樂器
讓人感覺這個人有著強大的火力支柱(不管那不可考的事實背後是怎樣的, 至少表面上感覺是如此)
強而有力的手  義氣相挺的夥伴
集結一切衝出他完整且爆發的音樂能量
昨日台上的他沒有了樂團
顯得單薄了些
有種凡事隻身奮鬥抵擋外強的感覺
但卻多了一股不服輸的傲氣
做自己的自信
勇猛往前衝的動力
讓我也想起我自己
過去那段日子的我
跟現在的我


「就算只有我一個人,我也會勇敢走下去」


人事已非
但有些事   有些原則
還是不會變的


我喜歡他後來這些在他「做為自己」以後的歌詞
也挺喜歡他在台上更狂放的做自己的表演行徑
但音樂的部份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還對不了我這平凡人的胃口
還是重搖滾風格的樹立方式仍不太容易被大眾接受
或者單純只是因為這些旋律還沒達到能讓我感動或是震撼的程度
總之就是還沒勾起我的靈魂
但是
我想
憑著他那股傲氣
他最終是可以的
而這張專輯也已經開始出現許多這樣的徵兆
不管是抒情歌柔情的唱法
頹喪低吼的男性真情流露
狂野搖滾的爆發
都開始慢慢的獨立轉型且漸驅成熟
而在他單飛迄今不管包括歌詞還是音樂還是唱腔都足以觸動我的目前唯一一首歌
這首『火燒的寂寞』


http://adminblog.yam.com/fckeditor2008/editor/images/spacer.gif


MV
中兩人的演技
與當初拍設『死了都要愛』這部信樂團的音樂故事劇時相比有著非常大的進步
(沒錯,我當初就是連這些戲都有看)
非常撼動人心
這種全面到未詮釋出最深沈的內心世界的信才是那會引起大眾共鳴的信
而我也希望那些有著他個人心聲的的歌可以由此起步邁向這個境界
逐走到他音樂之路的另一個頂點
與他自己並駕齊驅
超越 
再超越


我會一直  一直聽著


981227


--------------------------------------------------------


『火燒的寂寞』
專輯名稱:趁我(200912月)
作曲:李榮浩  詞:姚若龍
演唱:蘇見信


誰影子那麼重拖在我腳步後頭
走不到要去的快樂
重複做一個夢懷疑世界凝固了
把明天殺死了


什麼都沒移動屋子的氣味變了
瀰漫著腐朽的的空洞
我拒絕不想我卻還奢求你愛我
倔強讓感情窒息了


火燒的寂寞冷凍的沉默
沒來由的激動不能抱住你
手像半廢了
被大海淹沒從山頂滑落
可怕的想念還活著


火燒的寂寞冷凍的沉默
在堅持些什麼
有時連自己也不是太懂
我不想祈求就只好承受
可怕的想念紛攪著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