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7日 星期三

【沉默之心】試讀~動機與行為的矛盾.良善與罪惡的二選一習題




動機
能促使物種的行為接近或遠離某目標
還會隨著此動機的強弱
去激發並促進此物種進行該行為的強度
所有動物包括人的行為大多都是有目的有目標的
無論是進食、喝水、睡眠休息
漫無目標的四處遊走似乎並不符合生存法則
在學理上
動機分成三種
一種是天生的、非學習而來的動機
因為生理上的需求而必須且先天的存在
一種是學習而來的
例如物質的需求擁有、成就、牽扯到社會道德及尊嚴等而隨之而來的動機
另一種則是在人與人互動而衍生出的行為動機


人的行為及其結果之所以會有別於其他物種
真正的差別就差在這其他兩種動機上
在所有古今中外研究心理學的書中
有數不清的學者為了人類社會行為的基礎而做了許多的理論假設及研究發表
我也不甚專精在此就不裝懂了
只是人類到底性本善還是性本惡
說穿了還是很令人費疑猜的問題
有人說
人其實是會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顧他人死活
這些本性與一般動物無異
是因為社會的規範跟後天的文化及學習
才讓道德標準牽扯進行為的動機中
當這些不敷存在了
或是受到威脅了
那利己的本性自然就跑出來了



如果一個人擁有著懸世救人的本領
甚至有著提攜後輩、誠懇仁慈的良善之心
是怎樣的動機才導致他轉入黑暗的政治戰爭
成了一個將醫術用於刑求的戰犯?


【沉默之心】  Garcia's Heart




關於這點
派屈克.拉茲倫寇一點兒也想不清楚


故事描述主角派屈克.拉茲倫寇在二十年前因為成天衝動鬧事而去找一家雜貨店的碴
結果認識了這位現在海牙國際法庭上被公審的戰犯賀南.賈西亞
現在能身為頂尖腦神經學者的派屈克
當年其實是因為受了賀南的催化洗禮及引導
才逐步走向醫學研究之路
但現在
卻發現他認識的那個行醫救人的起蒙恩師竟然是私刑中的一大利器


這是本很沈重的書
故事一直繞著派屈克的思緒打轉
以敘事的手法片段片段的拼湊出這一段屬於派屈克對賀南的情感及回憶
從他前往海牙法庭看著不肯開口辯駁的賀南開始
他的思緒掉入一段很長很久遠的時光
那些他與賀南情同父子的點點滴滴
與賀南一家子相處的種種回憶
他逐步成長迄今的痕跡
與這些年機者所披露、大喇喇刊登在報紙書籍上所談到的賀南相差如此之遠
以致他甚至不確信那是記憶是真的
信任與懷疑反覆的夾雜交替
難過、逃避事實的、想釐清原因等矛盾的念頭及情緒洶湧而來
不斷的挑戰並衝擊著他心中建構出的原有認知


「該怎麼做才對?我們又如何判定何者為『對』?何者為『錯』?哲學家們花了幾百年時間思考這個問題。........經過了三百年,哲學家始終提不出具體 解答,所以神經科學家開始檢視這個問題---特別是探討決策過程中,大腦究竟是哪一個部位被啟動;此外,大腦某些部位明顯活躍,是否對應著更功力的抉 擇。」 p 227


在還沒有看這本書之前
我會想著這故事或許是要告訴我們賀南從一個懸壺濟世的醫師變成戰犯的過程
也以為這是會牽扯到很多神經生理的推理犯罪小說
也許派屈克所擁有的知識及高科技可以像日劇MR.Brain一樣抓出真正的犯人或是犯罪動機
靠著把躺在掃描器上或把大腦接上幾個電極片變成分析出腦部的活化反應
至少
替這個影響派屈克一生的人發發聲  講講理由
解解不僅是主角也是讀者們心中的疑惑


而卻只有沉默


然後我又想
那這些行為後是否真如理論所言有其脈絡可循?
或因受到脅迫利誘
或是純粹性格使然
還是因為一些不可抗拒的理由
甚至腦部疾病還是實驗等什麼都好


「如果大腦活動大致上被動取決於腦部組織的生理特性,那麼一個人的決策能力究竟來自於腦部的哪個部位?他的意圖又該如何判定?」  p26


科學走向的理性腦袋及感性的情感都一再迫使的我想得知這事件背後的起由
就貪婪的像挖八卦的記者
看熱鬧的群眾
隨著起哄吆和吆和
然而
越讀下去
思緒卻會開始被其他的事物抓走
那些片片段段就彷彿是你在不預期的地點突然瞥見的一草一木
卻勾出人濃濃的愁緒
因猜不透他人的思緒時而產生的胡思亂想開始隴照著你
你會時而認為賀南是仁慈無罪被誣陷的
時而感嘆於自己其實清楚的對他這罪行的事實了然於胸
想探索那段派屈克與西利雅的難解情感
卻又擔心於賀南審判的結果


「人的大腦怎麼會這樣呢?竟能擺脫控制,不去在意眼前更重要的議題,只為了匆匆一瞥別的事物。」p 77


有人說
人與動物的不同是在於人會為了不相干的人而改變自己的行為
但又有部份的人說其實以利他行為就生物學的角度只不過是自私自利的產物
到頭來還是為了自己的利益
今天的慷慨其實仍是基於明天的回報
依據派屈克的描述及回憶
賀南這個人物他在派屈克心中有原則又沉穩
雖是個沒有申請執照的密醫卻始終熱衷於醫學及救人
但是到後來卻連派屈克自己都懷疑起賀南當初會幫助自己的動機


「什麼樣的局勢才會造就出雙面人生,才會讓生命分歧,走向迥異的軌道。還有,活在謊言裡的人,以及試圖挖掘這個謊言的人,是不是都得付出相當程度的代價。」 p204


但直到最後
我才發現其實沉默的心難以參透
但開了口的也未必易於判別
那到底是為了道德還是利益的動機已無關緊要
只因會影響人的情緒及行為的永遠還是只有人類自己
也許當初是出於良善的行為動機
最後仍是有可能被扭曲成傷人的意圖
本著邪惡的目的
也可能顯出完美無瑕令人稱頌的舉止
賀南在那修受害者身上運用的醫術的原本真的是出於良善嗎?
還是真的就是一個殘酷的暴行?受脅迫的結果?
那似乎都已敵不過很多人已經因此被傷害這個難以改變或彌補的事實
那些受害者
那些賀南的親屬朋友
還有賀南自己
而那些單純為了看好戲的人們
需要因審判而得到救贖的人們
想要因此而獲得些什麼名聲的利益團體
又是基於怎樣的心態才誘使他們為了心中的目標而一步步展開他們的行動?
所以
即使我不斷揣測作者連恩德肯 Liam Durcan這個加拿大蒙特婁神經醫學中心主治醫師想借作品表達出的意圖
想仿效他手術刀般犀利的人心刻畫
卻仍舊分不清一個人的真心該如何評斷
就像看不清愛情中分合的理由藉口
找不出謊言背後的真相是真愛還是不愛


動機意圖千百種的人類
行為要如何分析釐清?




最後
賀南仍選擇沉默
罪惡終究難以理解
但我想說的只是
已有研究證實利他行為的動機是一個人在對社會讚許的需要已經被滿足後最容易發生
所以
我想我還是寧可選擇相信一位能造成他人懷念感傷許久的戰犯醫生
其行為仍是秉持著心中的良善
即使萬夫所指



990217


------------------------------------------------------------------


【沉默之心】  Garcia's Heart


連恩.德肯(Liam Durcan  /       陳錦慧  / 
三采文化( 2009226 iREAD  30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