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3日 星期六

『關鍵字 寂寞』:思.寂寞.玻璃心

向喜歡彭佳慧
具爆發力的聲音
又能抒情直入人心
長年的駐唱經驗累積了鼓動人心感染力及深厚的唱功
無論是唱熱情、甜蜜還是情傷失意
都能讓聽歌者找到一首彷彿專屬於他靈魂的歌

這首帶著爵士風格的歌
曲風透著慵懶隨性
在午夜聽來更透著寧靜安穩的氣氛
也許是近日壓力頗大
又諸逢不順心
捧著歌詞哼著唱著
竟不覺染上淡淡的哀愁


隨著年紀漸增
也不是說自己倚老賣老
但總是免不了多想多說些什麼
說穿了
不過就是疲累於年輕時的奔波勞碌
連續劇般的波動情緒
以及永遠無法靠岸的那種不確定的未知
卻又不甘於就此塵埃落定
時不時的認為還堪稱年輕的自己擁有足夠的心力可以學著人家年少輕狂一番
只是不知怎地
總覺得自己似乎比同年齡的人經歷更多的波折與磨練
為何別人看似如此垂手可得的事與物
我卻往往整路荊棘密佈
為何一些簡簡單單的關心與體貼
我卻費盡唇舌而無法獲得
一些輕輕鬆鬆可說出口的話  放下或拿起的事
我老是彆彆扭扭 還優柔寡斷的提不起也放不下


有時想想
自己的心可能是玻璃做的
只不過因為這些年、某些人、某些事、某些不堪
早已碎成千千萬萬片
黏了又黏  補了又補
而每一回別人都彷彿是嫌碎片還不夠細末似的
老是狠狠的再次拿起來往地上很砸
隨即轉身離去後徒留我蹲地撿拾的悲涼身影


很好玩嗎
我好想問問這些人


最後我用壓克力框起一個保護盒
只求能讓自己勇敢一點
讓心再多跳一些時候
讓我還可以擁有本該屬於我的快樂
但卻讓那些想伸手挑釁卻碰壁的人們有了指責的藉口
就像一個原本打算弄壞玩具的孩子最後割傷手而惡人先告狀的把玩具丟掉洩忿一般


所以錯的是我嗎?
他們說是


可有人推敲過我的感受嗎?
思考過我的思考嗎?
如果粗枝大葉不善於細查是大多數人的本性
敏感體貼就該是我的原罪嗎?
不知是因為工作還是天性
我總能比他人先一步的察覺他人的情緒
以及行為或言語背後的原因
無論是為公為私  甘願或逢場作戲  真心交友或官方社交
以他人的角度來決定我的行為最後終成了我的痛苦根源
善體人意最後變成理所當然
然後當我決定要讓自己的日子過的幸福點時
竟沒有人可以認同跟理解?


我想如果我能站在世界的頂端吶喊
對著那片一望無際
我會大喊著如果我只是不想要再殘酷的懲罰自己
當你們這些跟我親近且切身相關的人為了自己跟他人而行動時
可不可以多想想身邊的我?
所謂的關懷不該是來自世界上陌生的角落才能算數
人不是單單只要關心路邊飢寒交迫的老人家
樂捐遠方不知名的受災戶
身邊的那個最重要的人就能夠感到你給他的暖意
善心不是拿來這樣用的


所以我的關鍵字
也許真如這首歌歌名
原來是寂寞


不是那種有著五光十色  有著人陪伴去看場電影逛個街就能排解的實質的寂寞
我一直孜孜不倦尋求的那種溫度
一向不單只有透過人所寫出的文字
而我老是拋不去的那種悲涼
或許是因為玻璃心是涼的
而我只怕早已失落了具備獨自溫暖它的能力


矛盾的是
心中嚮往的自由老與寂寞相衝突
枷鎖無所不在
猶如寂寞如影隨形
我還是疑惑於兩者模糊的界定
也或許其實禍源真是我這個老愛胡思亂想的人
但卻只盼自己終有一日能尋得解答




http://adminblog.yam.com/fckeditor2008/editor/images/spacer.gif


現在
我想我是該睡了沒錯


990312


------------------------------------------------------------------
『關鍵字 寂寞』
專輯名稱:因為女人說(200912月)
演唱:彭佳慧
作詞:嚴云農  作曲:鄭勝元   編曲:鍾興民


害怕今夜 又失眠了 無謂的渴望 比失望多
想想自己 總算過的不錯
不安全感卻頻有小動作
翻完張愛玲小說再看慾望城市的重播
我要的很多 也不多 不就是快樂


誰愛我 不愛我 什麼因果
讓我 好的 壞的 曾經 都愛過
卻寧願自由 再對下個人說
非愛勿擾若你的關鍵字 僅僅是寂寞


男人說 女人說 都別胡說
愛是 對的 錯的 最後 都沒錯
無須難過 明天還有工作
我和夢 一人一邊
輾轉了好久 都該睡了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