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21日 星期一

【順流而下】試讀~面對至親摯愛的真實表情

這是一本以家庭成員間相互信任、背叛、與原諒為主軸來發展的推理故事



主角亞當八歲時親眼目睹母親舉槍自盡
從此以叛逆和暴力傷害種種行為來發洩心中悲痛的他在五年前捲進了一場兇殺案
死者是自己與妹妹的朋友  而指證者是自己的繼母
最後因證據不足無罪開釋後
亞當埋藏了自己的過去及情感遠離家鄉
直到兒時好友的來電再度開啟塵封已久的記憶大門
猶如打開的潘朵拉盒子
決定回到生長地方的亞當竟發現家鄉的土地因核電廠開發案而與鎮民有了糾紛
隨後重視的人被襲擊、好友屍體被發現、父親重要的朋友成了嫌疑犯
這次
亞當該如何控管自己的情緒壓力
從翻滾的泥紅色河水中打撈出事件的真相?



作者約翰哈特John Hart在後記中有句這樣敘述:
「家庭的異常是豐饒的文學土壤,....那是塊肥沃的土地,是栽培秘密和罪行的好地方,把這些培育成具爆炸性的故事。背叛傷得更深,痛苦也留得更久,而回憶成了一件恆久不滅的東西。」p 448



【順流而下】Down River
作者讓一個破碎的家庭左右了這個家庭成員的性格
也讓一個個逐步失控的家庭成員成為蛀蟲
將完整的圓侵蝕成一條條裂縫
作者創造的這個家各自有各自的秘密心事
很難確切的釐清這令人傷感的結局到底起因於哪個原因的影響
但不可否認的
家庭成員們最終互相牽制
將原本該是能捧在手心的溫暖土壤
逼成了染紅雙手的心痛顏色
讓本該滿懷情感而迫不及待去接近的家鄉成了彷彿一沾就滿身罪惡之處


我總覺得
一個人對於自己對親最愛的人
總是帶著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
即使外人傷你千百遍也仍能越挫越勇的人
只要被自己重視的人一句言語
心就能碎成千百萬片
外人看來二選一的簡單問題
在這種時候連顯而易見的答案也輕易成了無法抉擇的困難選項
【順流而下】裡的亞當因曾被當成殺人兇手而被家鄉眾人排擠
但他最不能忍受的卻是繼母的指控及父親的不信任
即使口頭上否認卻仍有種想要獲得他們認同的心情
也在真的獲得信任後矛盾的徘徊在原諒與懷疑之間
他也能放逐自己並忍受孤獨身處異地
卻無法釋懷的所愛對自己選擇的無法諒解
看似不在意卻又擱在心裡
而即便他在探尋真相的過程中即使迫切的想揪出造成這一切的兇手
仍舊擔心是否會因此傷害到自己身邊的人
面對他無法包庇又不願傷害的這些重要的人
亞當又自發的選擇以冷漠、氣憤、拒絕、言行傷害等負面的方式去抵抗
而作者筆下的其他角色也或選擇否認、逃避、甚至抑鬱患病、乃至於病態的自殘自殺傷害的方式來面對
在情緒的左右下
人總是把自己像刺蝟一樣武裝起來
對陌生人視若無睹或淡漠以對
對親人的接近如坐針氈隨時準備防衛武裝
不願接受  卻又迫切的想要靠近
不肯面對  又用途勞無功且鑽牛角尖的方式處理
這些千百萬種作為
不都是受過傷的我們在面對至親摯愛時最真切且無法控制的表情嗎?


若以家庭、情感及過往回憶等元素做為集合
將本書與類似的同型推理小說相比
【順流而下】沒有華麗優美的詞藻
因此感受不到神秘或絢爛的場景
只有河畔旁豐饒的土壤及農場
主角的個性特徵也或許沒有辦法強烈的植入人心
亞當情緒的起伏無法死命的抓著讀者的心隨之狂跳
卻有種封閉自我的哀愁
它甚至不能說有著高潮迭起的劇情
只因全書流暢的對話就如山野間萬端支流般順流
不知不覺就帶領著你我來到匯集成河之處
它就像一場在平凡小鎮上演的家庭故事
有種真實的表情
訴說著在無法止息的時間洪流中人的萬般無奈
即使一場兇案對當地起了波瀾
世界仍舊運轉
即使愛著一著人仍舊會遠離
即使恨著一個人卻選擇原諒
即使因此一個家庭分崩離析
仍舊彼此有所羈絆
就像你將一顆石頭投進河中
它仍舊無法阻斷川流不息
順流而下



990620


感謝春天出版社提供試讀


--------------------------------------------------------------------------


【順流而下】  Down River


約翰.哈特 John Hart)    /        景翔  /
春天出版( 201071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