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13日 星期日

【冰淇淋女孩】試讀~暴力下的破碎純真

這是一場冤獄嗎?
我不確定
因為我寫下這文的時候還沒看到最終的結局
不過我很肯定的是
這個以寫實並逼真的方式創造出的故事
裡頭有一個爛男人
和一群笨女人
然後就逼的我得將一股強大的氣憤情緒背負在身上
邊罵邊欲罷不能的被這個裹著推理的外衣、核心有如黃蓮般苦澀卻仍舊迷人的故事牽著鼻子走





【冰淇淋女孩】The ice cream girls


少女情懷總是詩
但每次聽到情竇初開的小女生的情事
幾乎皆以嘆息聲收場
因為那年紀對愛情的單純想像
對人性黑暗面的無知
對自我的迷惘
讓人總是選用一種欺騙自己的方式在尋找真命天子
最終換來真愛的仿製品
還傻氣的視為無價之寶緊捧著不放


【冰淇淋女孩】
理論上的受害者是馬可士 --- 一個長相俊俏的歷史老師
他被一刀戳入心臟而身亡
身上還處處滿佈刀傷
彷彿在斷氣前受盡凌虐
但實際上
真正的死者卻是兩位冰淇淋女孩 --- 莎蓮娜帕琵
這兩個女孩在15歲時便分別受馬可士的蓄意引誘(對,我狠肯定是蓄意,真是XXX的人渣,請原諒我的激動http://pics.blog.yam.com/images/smiley/msn/3.gif
掉入他以愛情為名的夢幻陷阱
接著
馬可士那變態的佔有慾、物化女性的詭異癖好、對自我獸慾的滿足、及言行暴力行為統統出爐
對不起、我愛你、但都是你的錯、因為我愛你才這樣、我下次不會了、為什麼你要讓我生氣、我不能沒有你......
隨著這一句句的謊言  及完全就是錯誤到天翻過來都難以令人相信的言論
這兩位女孩竟傻傻的被操控了兩年之久
反覆承受著身體的苦痛及精神折磨
還能辯解這只是甜美愛情的副作用
那種一眼就能看破的爛人演技
在這些十五六歲的小女孩眼中
卻全成了美好浪漫的代名詞
到頭來只顧著煩惱自己不夠好愛就會消逝
擔心自己沒有順著愛人的意他就會不愛自己
用男人那些裝可憐推責任的荒謬理由來說服自己
以為一切可因一個字就能崩盤重組
還將救贖男人那根本不存在的可憐當成自己唯一的目標
天真的少了彼此的世界會停止轉動


直到她們捲入這場兇殺事件
直到有著夢幻感的冰淇淋竟被當成冷酷無情的形容詞
諷刺的冠在女孩的名字之前
這兩位女孩最終因在案發現場而被起訴
審判的結果導致帕琵抱著不平且震驚的情緒含恨入獄
莎蓮娜則在無罪開釋後卻仍戰戰兢兢的活在陰影下
不斷的費盡心思遮掩過去
以防過去那股黑暗找到可以摧毀自己幸福家庭的縫隙
即便是落入這樣的境地
他們仍未獲得救贖
仍舊有種令人生氣的執迷不誤
馬可士謎樣的死了
但在馬可士出現在莎蓮娜及帕琵眼前軟語哄騙
而她們還像輕信虎姑婆的兒童選擇敞開大門的那一刻
她們的人生就已經確確實實的死了


我很少針對故事的角色做批判
但這類的事件在社會上卻屢見不鮮
讓我每每聽到就氣憤難耐
我確實是搞不懂
那些甘心被暴力對待也還要繼續愛的女孩子
尤其是在沒有婚嫁的法律約束、沒有撫養孩子的羈絆、甚至沒有同住或物質的生活必需條件下
為何不離開?
為何隔絕所有真正愛你、關心你的人而把自己逼入絕境
為何連自己都放棄了自己?
「我幹麼要聽?他是我一生的摯愛,我為什麼要聽人家的話而離開他?」P331


說是愛嗎
我只覺得荒唐

而在確知這男人是個爛人
親眼看見另一個女人也一樣被這種方式凌虐羞辱
確實驗證這個男人所說得一切都是屁
卻仍只有將總總一切指責另一個女人這種作法(在本故事中,這總總一切自然包括兇手)
自始自終
眼光都如此的狹隘
甚至天真的認為這男人的世界裡只有你們兩個人在玩這場可笑又可悲的遊戲
自己拒別人的手於千里外在先
卻大聲的喊著自己的可悲


我覺得我真的沒辦法真正的同情這種人


只因他們傷害了自己的朋友、自己的親人
還有最珍貴的自己
而且是在那一切開始之前、還有選擇的權利、但卻順著天真妄下決定的剎那


面對是很難  抗拒更難
但放任別人傷害自己的  不正是你自己嗎?
有句話怎麼說的?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而一開始你們可以選擇的,不是嗎?


本書會如此的生動
並令人引起共鳴
正是因為作者桃樂絲庫姆森(Dorothy Koomson對情節及角色的成功塑造
他利用雙主角第一人稱的交替自述的方式
將人物當下的思緒與對過往的回憶反覆穿插
有如讓人在夜裡輾轉難眠的人生重播畫面
作者除了將女孩們朦懂的面對這些黑暗的世界
最後墮入無窮深淵的心境轉折仔細描寫外
此事件對其兩個家庭其他成員所造成的衝擊、及因此造就的人性反應也表現的非常精彩
以各種否認、漠視、疏離、不信任、或猶如驚弓之鳥般的種種心理反應團團圍繞莎蓮娜及帕琵
配合社會大眾及旁觀者觀點的操弄
更加強了這兩位主角的個人特色
讓全書就像一個活生生站在大家眼前的真實案例
甚至警戒的開始去反觀自己或自己週邊的人是否正是這種事件底下的手害者
是否還處在無視於他人救援聲的盲目迷戀狀態中


「我理解很多事。我理解到這不是我的錯。我理解到我沒有做錯任何事。我理解到我不能告訴你:我沒有做錯任何事。我理解到我很怕你。.....有時候我很怕你,但一個人不應該怕他所愛的人。」 P 190


人的性格往往決定命運
滿佈陷阱的人生旅途中並非每個人都擁有試誤的權利
而那些對自己自信不足的孩子
對愛情有著過度憧憬的孩子
看不清楚對錯而誤判的孩子
找不到解決辦法而踏上不歸路的孩子
他們毀了自己的人生
也毀了自己家人的人生
且大多萬劫不復到再也無法回頭
只得提筆寫下悲劇的落幕台詞
對於這樣的事件我總希望都只是小說情節
因為有些東西破碎了
是再也黏不回去的,例如純真
而我只想對那些在毀滅邊緣搖擺的人們耳提面命
人說苦物大多為毒藥的解毒劑
所以有些苦澀一定要吞下去
才不會病入膏肓無可救藥,例如愛情




990612

後記:
雖然我不是以看推理小說的心態來看這本書
但選看此書的朋友們不妨也來預測一下兇手會是誰?
小辣椒猜測是馬可士的另一個騷擾對象前妻瑪琳
雖然書中對她著墨不多
但以馬可士四處招惹女人的變態行徑
不免讓人臆測可能他危害到前妻與他兒子的安全
因此在順道經過時來場一了百了
不過要不是書中似乎沒有鋪陳莎蓮娜或帕琵人格分裂傾向的有利證據
不然主角們這樣的遭遇
倒真的很有可能因此而產生人格疾患,最後在不知情的狀況下犯案呢
大家認為呢?


--------------------------------------------------------------


【冰淇淋女孩】The ice cream girls


桃樂絲庫姆森(Dorothy Koomson /
三采文化出版(2010630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