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17日 星期五

始.末

落幕了,在今天

但即使這麼說著
我仍不清楚這是結束還是開始
畢竟
一件事的結束總是另一件事的開始
不是嗎?


我從沒像現在這般清楚的體認到始與末是如此頭尾相連緊緊相關
所以也從沒像現在這般迷惘
原來
在我心中盤旋不去、啃蝕我心的
就是這股力量嗎?

這事件的細節連回想起來都嫌沈重
回述過程更是令人不堪負荷
任何型式的表達都不足以道出那因徬徨、未知而衍生出的恐懼
那一刻我才明白
原來
人在面對超出自己掌控太多的事情時
即使斬釘截鐵的宣稱自己早已有許多心理準備
世界仍舊不留情的在身邊崩塌
輕易的摧毀那些一直以來企圖粉飾的表面

直到那一刻我才瞭解
不僅僅是自欺欺人的謊言
原來所有自以為的什麼都很容易被戳破
脆弱不是不堪一擊就能終止
在碎片上施力磨成粉末的還有心
及那眨眼就能流逝的幸福日子

那一刻證實了我給自己造的假象有多麼的虛幻
鐵的事實豪不留情的逼我看清這場可悲又可笑的情節
還不給我餘地脫身
像逃不出五指山的孫悟空
繞了大半輩子的結果仍舊換來一句該面對的還是得面對

就如同我一直以來給自己的不切實際的期盼及妄想一般可笑


簡而言之
這一切非我所願卻被牽連到無法脫身的事件
始於一張寫有我名字的法院支付命令
結束於一張寫有我名字的權狀
這兩個月來我數不清多少次因恐慌緊張及快速轉動的腦袋而驚醒
無時無刻處在一種精神壓力非常大又及不安穩的狀態
每每找到一種解決辦法下一刻卻又冒出另一件失控的事
隱藏的秘密不但揪結
還衍生成難以填補的巨大無底洞
我不斷的面對那些超出我預期及能力的事
害怕有任何變動導致我跌落涯谷
最終毀了我的人生
我的腦袋被迫在短時間內接受很多資訊
會造成危險的項目、能保護自己的方式、別人坑騙或隴權的手段
還有我反擊的力量
我得在這種高壓的狀況下去維持清楚有條理的腦袋
仔細的防止任何的漏洞
我始終覺得自己腹背受敵
敵人從四面八方湧來
而我企圖殺出重圍
像帶著重要密令誓死成任務的將軍
背負著完成使命前連壯烈犧牲都不能的使命
我不斷的細想
幾乎崩潰
靠著腎上腺素及信念發顫的過每一天
我的周圍幾乎沒有人能信任
我得幫我自己找出百分之百安全的庇護所
杜絕一切外來危險
就像找一個易守難攻之處
把出入口防堵到只剩一個
再派重兵壓陣
我像忍辱負重的統帥
極盡可能的將任何會對我有利、能保護我的資源握緊
不放過一絲一毫
將它們匯集成我反敗為勝的力量
捍衛我自己
跟我所要的東西

這陣子我埋怨過不少人
包括自己的命運
還有我家中那些應當負責卻捅樓子
以及將重擔丟付給我的人們
我想不透為何空有長輩頭銜的眾人沒一個有肩膀扛起重責
不諒解為何眾人不但沒為我的人生打算 還在我身上予取予求
只為了所謂理所當然的血脈二字
以及我那始終被認為可以利用的優良特質

聰明、功課好、認真負責、乖巧聽話不肯忤逆
就活該從小到大被視為一個工具嗎?

我想用最惡毒的言語來咒罵所有人
想用最黑暗的法術來詛咒令我們難以脫身的一切
想用激烈的言行去反抗那些應加諸在我身上我卻不屑領受的個性
但我的本心仍舊不允許我這樣做
我靜下心來
只發現自己的無知
因著自己的逃避
自以為是的置身事外好多年
即使在心底深處早明白瞭解這些人都是不能信任的人
我依舊把處理權給了他們
我漠視這件事
假裝只要躲在陰影底下就能自保
代價就是我如今必須擔起這份重擔
也許
正是因為我早清楚知道自己人生的不定時炸彈
所以在心底深處早已等待許久
我一點也不意外
只是爆炸威力仍難以超出預期難以承受
我只是直到今日
才發現我早就應該強勢的站出來

這陣子
我企圖維持看書寫文來穩定自己
卻仍無法避免不受影響
我混亂了我的步調
耗費了大量的金錢、時間及精神
我甚至在職場上失控崩潰
四處求援交際、查找資料
還換來在行政單位的不知情陌生人覺得我是傻子的眼神
(竟然年紀輕輕扛這樣的擔子,換成是我看到這樣的案子也會覺得這人是傻子)
但相反地我竟然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這件事在我的人生裡本是無法說出口也無法解決的事
現在我不僅在網路上、生活中能侃侃而談
它也成了我在生活中擁有主控權的一個項目
我證實了我被教育的一切是錯的
我不會談論此事而危及我的人品及交友
相反地我反倒獲得援助及支持
回想起來
這似乎比我給自己創造的虛幻還要虛幻了那麼點
彷彿我又給自己的幸福人生攻下一城
彷彿有力量告訴我其實我還值得再更幸福點

處理了事情後
我對「有時候熟知某些知識可以馥與人一種優越性,提供在某方面的自主權」這句話有了更多的體認及想法(出自【別想擺脫書】)
也許就是因為這些日子
我才有資格擺脫我無能為力的懦弱
而在扛起責任的同時
也象徵了我一直想要的自由


說實話
我還是不能理解為何我生就該承受這麼多
我只不過是不想讓自己陷在死胡同裡
我爭取自己人生的時間不夠
沒有多餘的可供我怨天尤人
我的自由迄今仍與金錢綁在一塊
就連權狀及掌控權已握在手裡
我仍感到莫名的不真實
我想
只要人生還繼續
事情依舊沒有結束吧


但我期盼有一天
當我終於看不清始末交接處的那天
我的人生從此能成一個完整的





990825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