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0日 星期一

【心的謊言】試讀~每個人.上鎖的心門

其實我想錯了這本書
完完全全的想錯了
它就像書名一樣用謊言騙了我
打從一開始
它就是一場目的為誤導  從心出發的謊言
終點站是一個可以聆聽到內心聲音的所在



書介上的大意是一個心智發展年齡僅十歲大的智能障礙者傑瑞
與庇護園所裡的語言病理師尼克及妻子凱蒂有著很親密的互動
但有天傑瑞卻持槍殺了尼克
尼克身亡後
凱蒂無法面對丈夫死亡的事實
也不能理解傑瑞殺害丈夫的理由
她與傑瑞有著如同母子般的感情
也深愛著死去的丈夫
凱蒂過著空洞的生活
邊以被害者家屬的角色身處於這件訴訟案
她開始回憶起婚姻中的過往時光
及與傑瑞相識、相處的日子
那些美好與感情與想要報復的心情反覆折磨著她
讓她幾乎崩潰且不知方向.....


然後
你會以為凱蒂和尼克是原本天天快樂相愛不離不棄的兩個人
在這樣一個衝擊事件中幸福如泡沫般崩盤
然後你會以為自己需要準備為一個身心障礙者犯罪持槍的事件來審視自己的倫理價值觀
也會擔憂於這故事裡女主角凱蒂即將面臨的內心天使與惡魔掙扎大對決
那些即將左右故事最後的結局方向


但其實不是這樣的


在凱蒂已經失去尼克的現實中
讀者將看到凱蒂的行為及想法不斷自我矛盾的地方
看到一個失魂落魄的人胡思亂想自我淪喪
陷在一種感情的泥沼裡
讓一切都失了準則
在凱蒂回憶過往日子的過程中
讀者也將看到一場幾乎已經破碎的婚姻關係
看到已經被殺害的男主角其實是個情緒不穩、也不肯敞開心胸好好經營兩人關係的傢伙
而凱蒂也一直在找不到自我迷失重心的大海裡浮沈
以一種簡直可以說是誇張的態度來把「一事無成」這四個字給發揚光大
與智能障礙者傑瑞的互動
也成了一種過於感性的存在
這一切的問題的重點似乎不在傑瑞
而在於凱蒂身上...


我看這本書時一直很想很理性的看待這些主角的個性
但不可否認的我沒辦法喜歡這故事中人物塑造的角度
那種觀點讓我覺得這樣的人生過於衝突及刻意
也過於放縱不理智的情感左右
更無法接受將身心障礙者扯入這場膠著故事的這回事
在於主題不斷的轉換中
故事一會兒看似要深究身障障礙者持槍殺人這件事的爭議
並針對人的慈愛之心、憎恨之心之間的掙扎來作剖析
一會兒又著重於男主角尼克與其幼時經驗、情緒不穩失控的狀況等如何影響三人的關係
一會兒又描述凱蒂與人互動的衝突及想法
及她與家人間的互動
我覺得困惑
我各方面都得到了一些資訊
也得到了一些想法
卻沒辦法深入
也無法得知那些情緒背後隱藏的意義
彷彿在一團迷霧裡
過著自以為是的生活


最終我懂了
我發現這故事其實自始至終都圍繞的凱蒂
而她的問題出在總是把自己的人生快樂及目標建築在他人身上這件事
包括是否得到家人的關注、情人的愛、親情的愛
她給自己的快樂都是有但書的
必須要別人給予的
然後她又過度沒有留意到現實
只專注於讓人近乎窒息的愛情
再加上她老是有一堆不知是哪裡推理來的情緒化結論
又總是無法被理解
惡性循環下就成了故事最終那個自我矛盾又迷失的模樣


但一味說著女主角的不是也是不對的
故事雖然最終回歸到了女主角不願敞開心胸與人溝通 以及老把愛情當成全世界重心這件事上
但卻顯得過度強調這重點而容易令人忽略了其實生活及她身邊那些人對她的影響
凱蒂的家人是否有真的認真願意聆聽過她的想法?
是否真的有用適切的態度及細微的觀察去懂這個與姊姊相比沒那麼耀眼的女兒?
尼克是否真的有認同這位妻子
是否真的有願意嘗試努力去處理自己難以突破的工作上的瓶頸及家庭帶給他從小到大的陰影
並好好的去理解妻子心裡所想所盼?
還是只是把她檔在門外,讓她成了最陌生的親人
又還是只顧著自己的自尊心及權貴專業
不但忽略了身為一個特殊教育專業者應該秉持的最初衷--以個案為主的治療模式來出發
也把可以幫助患者、幫助自己、幫助所有人的美事混雜成了一件妒忌、勾心、彰顯能力的渾囤帳
而凱蒂的那些朋友
一直以來是否真的有好好的願意理解她
還是非得等到一切都已經劍拔弩張了
才要打開天窗說亮話
把不肯說出心裡話這件事當成是凱蒂一個人的錯?
故事中
所有矛頭指向都似乎只要強力的要求凱蒂走出來
趕緊把心事和人說
卻沒有留意到到底為何凱蒂這樣一個原本就沒有生活重心、容易自我迷失的人到底為何越演越烈
其他人似乎也只顧著指責卻也沒有真的百分百敞開心胸去做到分享與溝通這回事


其實說穿了
每個人的心門應該都有部份是鎖上的吧



至於凱蒂與傑瑞互動的部份
因著傑瑞有著嚴重的生理上及心裡上的障礙
而讓兩人成了一個需要被關懷一個想要被需要的關係
那裡面含了太多不正確的互動方式
看在我這樣一個已經親眼也親身和身障者互動迄今至少七年的人眼裡實在是五味雜陳
雖然槍殺這件事事真的太可怕了點(幸好我沒遇過)
但那些抓狂起來就猛用自己頭去敲桌子或大吼大叫摔椅子的場面我到是也看過起回
被有行為問題的孩子抓到鼻樑上的眼鏡往外摔的狀況下 還得非常理性鎮定的嚇阻及採用適當處罰策略來處理的事情我也作過
也聽過有人為了從發展中心裡跑掉而直接開窗跳下去的事蹟
(不過這些事還是遠離一點好.....
那是一群被禁錮在成人軀殼裡的孩子
用最原始的方式在發洩他的情緒
用扭曲的價值在處理他的行為
所以當然
我其實還是希望作者能針對凱蒂與傑瑞互動的情感部份多作一些描述的
也希望劇情往倫理道德爭議的方向走去
或甚至對那些情緒描述的更加仔細深刻點
傑瑞身為智能障礙者又有著延種得幼兒受虐經驗
導致他這種種失控的行為
他與凱蒂互動後
凱蒂過於放縱的教育態度
尼克及故事中的庇護園所沒有妥善執行的醫病關係
終於讓傑瑞不健全的心態引爆成一場悲劇
故事設定傑瑞會殺掉尼克的理由起源是扭曲的
其中傑瑞、尼克、凱蒂三人各自的成長背景佔了很大的因素
沒能看到作者於此處多加著墨是較為可惜的地方


但在人心這扇大門上
及與人分享的這個論點上
本書倒是能讓人有所省思
人是一種擁有許多秘密的動物
雖然單純的來到世上
卻被許多社會價值、人際互動、期待眼光及權貴誘惑所玷污
心事有時候不是不願意講
而是沒有人傾聽
有時候不是沒有人傾聽
而是沒有人理解
有時候是不敢面對自己
有時候是不想讓人左右
有時是害怕後果
有時是刻意隱瞞
久而久之
也就慣於埋藏在心底了

「你絕對無法進入一個人的孤獨,倘使我們確實能夠認識另一個人,即使只是認識皮毛,那麼我們也只能認識這個人願意讓我們認識的部份。」~出自『孤獨及其所創造的』p27

真的要輕易的讓人將每件事情及情緒都毫無保留的說出口
想必不太可能做到吧?!
但書末有句話說得很貼切:
「當有人把問題告訴另一個人時,就像是也把身上擔子的重量分了一點出去,把他們肩膀上重得直不起腰來的東西,交給可以幫忙撐一會兒的人。... 那是我們能為別人做的最偉大的事,幫他們擔著重量,直到他們強壯到足夠在拿回去自己扛為止。」p 418
所以我們還會想寫
還會想說
還會想要有人分擔
當我們不夠強壯的時候
我們需要出口
當我們最脆弱無助的時候
我們會想證明自己可以有放下重擔的權利
有分享的能力
和說出口的勇氣


991219


--------------------------------------------------------------


【心的謊言】Lies of the Heart


蜜雪兒.柏雅強(Michelle Boyajian  /   
商周出版 (20111)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