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4日 星期四

【真愛以前,先分手】試讀~起點:困惑.終點:寬廣

就從這裡開始說起吧

「 可是我想部份困難在於我不知道要說什麼,有時我甚至無法辨明我要什麼。...我說不出來我希望怎麼樣,因為我自己也不知道。我瞭解自己應該向深處探究,可 是我總覺得深處已經沒得挖了,沒東西了。」....我在語言的空檔中了解到,這就是我應該開始的地方;妳從靜寂中開始,開始製造聲音;妳從空洞中建立自 己,製造出一點可以探究的東西;就像吃東西一樣。~試讀本P258



從這樣的句子起始並不是因為我不知道該對這本小說說些什麼
事實正好相反
想說的太多
反倒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就像書中女主角愛蜜莉的自我防衛機轉
人處在一種混亂期之時
總是會逃避自己真實的聲音
太多意見在腦中喧囂
成了一種都很重要卻都不重要的結論
慌忙的幫著自己把行為下些註解
加上為什麼自己會這樣的標籤
最後卻乾脆封閉的改成閉口不說
心裡的吶喊成了無聲的寂靜
明擺著不用想也知道的問題 不用問也知道的答案
卻仍拖著放著膨脹又凝固成鋼鐵製的鎖鍊

我想
對這本都會女性小說【真愛以前,先分手】 The opposite of love來說
從這裡開始說起會是最好的起點
因為它描繪的不單純僅是輕熟女面對感情課題的困惑
也呈現出女性面臨眾多情緒壓力的慌亂生活
逐漸在被規範的狹窄框架中的迷失
而在那看似被硬擠硬挪出的空間之中
雖是以又急又淺的方式呼吸
卻又能在忙碌的穩固自己的腳步之餘
獲得找尋與面對自我的寬廣


主角愛蜜莉可說是一位現代獨立女性的代名詞
她在頗有規模的律師事務所當律師
高收入  工作穩定 衣食無缺
還有個帥氣體貼並企圖求婚的醫生男友
看起來能從此幸福快樂的表面張力她卻自己親手把它給撕破了--愛蜜莉趕在男友求婚之前先提出分手了

「也許你在等一些根本不存在的事物。」愛蜜莉的好友這樣對她說

「我不是在等更好的人出現,絕不是這樣。」我知道自己的理由聽起來多麼軟弱無力,可是我無法說出我內心真正想說的是什麼。~ 試讀本 P026



追究起來
其實她的生活一團亂
她在一家需要用命跟良心去換的律師事務所
她得隨時待命 處理完全與自己想法迴異的訴訟案件
還得忍受上司不時的性騷擾
十五年來
她背負著喪母之痛
始終不肯真正的接受事實 防衛機轉讓他老是假想著母親仍在的情節
而她的父親至那時起
便彷彿與她築起了隱形高牆  話題再也親密不起來
她親愛的爺爺
又在此時被診斷出得了阿茲海默症
龐大事件的不斷的累積又不斷的接踵而來
這位獨立自主的女主角也成了彈性限度到極限的橡皮筋
再施點力 就斷了

「有時我想,妳去世後,有人在我的心裡按了一個「無聲」的鈕,把真正的我困在這裡的角落。」~ 試讀本P268

這裡頭的情節瑣瑣碎碎
卻毫不陌生
一堆小事大事忙得人焦頭爛額
一堆鳥事雜事搞得人心力交瘁
承受不住
就防衛吧!
抵擋不住
就逃避吧!
假裝不看不清不聞不問
就能當作沒有發生吧?
讓自己不愛不恨不在乎不想念
就能不受傷吧?

「你為什麼老是對你自己做這種事?做你自己最壞的敵人。好像你傷自己的心可以得到快感似的。為什麼我認識的人裡你最有趣,卻最不快樂?難道你不累嗎?」
我不知如何回答,乾脆就什麼都不說。我想說一個笑話來沖淡氣氛,可能說一個跟「兔寶寶電池」有關的笑話,可是這樣做恰好證明她說的一點也沒錯。~試讀本 P050


有一些心理機轉很奇妙
而這本書正好描寫到了人生很寫實的那個部份
那正是某些人會剛好遇上的類似狀況
也是某些人會剛好一腳踏進去的人生陷阱
我們不免會像愛蜜莉一樣自省:我閉上眼睛一會兒,想我們一生有多少時間浪費在假裝上。 ~試讀本P203
我們浪費時間假裝我們很快樂
假裝一切都好
假裝不在意
假裝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也許也曾試著說出口
試著面對
試著讓身邊的人理解
試著告訴別人自己需要怎樣的協助才能好過
就像幾乎溺斃的人奮力招手呼救

也許
那在你腦海裡的經歷就像對方將你的招手呼救當成了say hello
還開心的揮手回應
也或許
那只是一場石沉大海
或是完全沒有切中要點的改變跟矯枉過度的回應
甚至更糟的
還認為你的在意是小題大作  無理取鬧

我很喜歡的恐怖小說裡頭有一段話是這麼說的:
「最 重要的事情往往也最難啟齒,你不好意思說出口,因為語言會縮小事情的重要性--原本縈繞在腦中一些天大的事情,一經脫口而出,變立時縮為原本的實際大小。 不過其實遠遠不只如此....或許有一天你鼓起勇氣,把心中的一切和盤托出,結果只落得讓別人看笑話,因為他們壓根兒不懂你在說什麼,也不知道你為什麼覺 得事情那麼重要.... 我想普天下最糟糕的事,莫過於懷著滿腔心事與秘密,卻非無人可訴,而是沒有人聽得懂! 」~【四季奇譚】by史蒂芬.金  P346
這樣的情緒讓人堆著
填在我們人生的縫縫裡
就像前陣子我去上的一個課程中提到「情緒鮮奶」的概念
話就像牛奶
放久了不說 
是會變質的


在這本書裡
我非常喜歡這一段當心裡治療師請愛蜜莉談談生活發生的事時的對話:

「沒 什麼特別的事發生,也沒什麼特殊的改變。我的意思是,我在勞工節跟男友安德魯分手,不過已經幾個月了,而且是我提出要分手的,所以現在應該沒什麼特別的感 覺了。還有我辭掉工作,但我想這件事應該還處理的不錯,我非常討厭那裡。還有一件事大概就是我祖父病了。他最近被診斷出得了阿茲海默症,但是它是慢性病, 所以不是那麼嚇人。」
「愛蜜莉,你自己有沒有注意到你對自己的情緒都加上了解釋?聽起來妳覺得好像沒資格該對一些事情生氣或有反應。」心理治療師如此回應(節錄於P179~180

為什麼生氣
為什麼開心
為什麼難過
為什麼在意
是啊
為什麼  我們都需要在情緒裡加上解釋  加上理由
彷彿我們這樣的情緒是不該的
彷彿自己的所有不安與害怕  喜好與厭惡都是不該的
是啊
人生為何不能只是真實的情感
只是因為腦袋就是想生氣
想開心
想難過
想在意
只是因為那當下我們真的情感豐富
不需理由
不需要因為別人  讓自己假裝不在意
也不需要害怕承認那些情緒正是傷害自己的元兇
只管誠實的告訴自己別把心裡的聲音關成靜音


畢竟不管怎樣
人生總是會一團渾鈍
而人腦運作總是複雜
讓深深愛著的人事物總是像雙面刃

所以小說才總是能引起共鳴
不是嗎

100 0803

-----------------------------------------------------------------

【真愛以前,先分手】  The  opposite of love

茱莉.布絲包姆(Julie Buxbaum  /    齊盼  /
時報出版(20110718
ISBN
9789571354101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