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3日 星期日

【失蹤】試讀~為女性受暴者所投放的求救閃光彈

讀多了心理驚悚及懸疑類型的小說
對這樣的故事大綱想必絕不陌生:
男人帶著女人及女孩悠閒的渡假
乘著小艇開到湖心中央
像海盜般登上無人的荒島探險
女人對探險不感興趣所以留在船上等待
但等回過神
天已漸黑
只剩樹影幢幢、湖光粼粼
四周寂靜無聲
男人跟孩子
卻消失了

「一名男子和一名女童登上一座小島卻沒有回來,他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我說服自己,可能的解釋多不勝數。他們可能玩得太開心,忘記了時間,或只是...
我心焦地想像著所有可能的發過程.....」




想像一下
劇情接下來有可能會怎麼發展?
被遺留下的這個女人開始瘋狂尋找
最後在驚悚之中找到兩人的屍體,卻同時也讓自己落入險境?
還是在狂亂之中發現
這其實全是自己的幻覺
根本不存在什麼男人跟女童?
抑或
事實女人擁有多重人格
是人格其中之一下手殺害了男人跟女童?

「我幾乎能聽到,他如何說明自己和絲蜜拉是怎麼『失蹤』的。這個說明會聽來荒誕不稽,卻也挺自然的。......
這一切,真太瘋狂了。不見了,兩個人怎麼會以這種方式消失無蹤呢?還是從一座孤島上消失?」

【失蹤】的作者卡洛琳.艾瑞克森
正是順了讀者的心意
讓故事主角葛麗泰的言行舉止看似是以這樣的模式繼續下去
也因此自從發現男人亞力士和女孩絲蜜拉失蹤之後
讀者將不難發現葛麗泰不僅在搜尋兩人下落的方式上毫無邏輯可言
言行也反覆不一
思緒既片段又跳躍
還不時帶著似真若假的幻覺
她眼中看到的影像讓過去和現在混在一塊
腦中所回憶的畫面也讓昨日往日融合成同一日
讓周遭的一切全成了看似合理卻實則荒誕的軌跡
她反覆的進行無用的搜尋
反倒開始遭遇更多令人感到懸疑的事件
她不斷的困惑於自己上一刻的作為
卻同時也製造更多能混亂自己的疑點
導致虛幻與真實難以釐清
甚至
也讓讀者分不清到底這位主角是因為隱藏於破碎內心中的恐怖回憶在突破重重心鎖
還是是她的潛意識正在用謊言將事實掩埋

「心頭有種意念正在嘎吱作響,奮力抵抗。我的想法我提出的問題,一切都像是事後建構出來的。矯飾。
彷彿我正在努力欺騙自己。」

隨著劇情往下走
讀者還會發現原來女主角是個有著嚴重家庭功能失調的人
女主角有個不斷外遇的父親
並常常囂張的用言語暴力傷害她的母親
長期處在言語及情緒暴力的環境下
長大後的葛麗泰自然也衍生出一種極端的防衛機轉
讓她的心理狀態極度不穩定
而她身邊這個鬧失蹤的男人
正剛好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他擅長暴力及傷害、用言語控制及勒索他人
這些背景資料一幕幕閃過
隨著主角破碎的心靈散落一地
撿拾後再逐一拼湊起來
使這場失蹤事件看似越來越清晰
並往以解離疾患患者為主軸的驚悚兇殺懸疑案的方向走去....

「我被某個連我自己都不了解的事物越攫越緊,而這個事物越來越駭人。」

但是你有注意到嗎?
我前面說了「看似」

是的
看似

我還說了三次
因為整本書讀完之後
你才會赫然發現
卡洛琳.艾瑞克森這位瑞典的暢銷作家
寫的其實是關於嚴重的社會問題-面臨男人暴力的女人們
她這本作品真切的反映社會中一群長期處在精神及肢體暴力下的女性
描繪她們飽受生理及心理折磨後出現的各種不同層次的心理狀態
輕者否定自我而一生依附、隱忍順從
重者價值扭曲、心智解離恍惚
甚至犯下傷害他人或自己的重大刑責
但難道一個女人的精神狀態不穩定活該是她的錯?
一個女人長期生活在言語或肢體暴力下是她高興的選擇?
離不開施暴的男人
寧可承受對方用詆毀削弱來進行情緒上的威脅恐嚇及勒索竟是她心甘情願的承受?
卡洛琳.艾瑞克森用一種懸疑的寫作手法
突顯出一般人容易用自以為理解的角度輕忽女性弱者真實需求的問題
尤其是對於那些在長期的高壓脅迫下的女性
其需要協助的部份更是不容易被他人所察覺
她們很有可能會表現的正常到即使真相早就明明白白攤在眼前
也讓人下意識的忽略那些其實很明顯的求救訊號
更甚者
連她們自己也在長期的摧殘中
早已變相的相信自己只能依附施暴者
而自我說服的認為求援只會為自己帶來更大更深的傷害
作者用這個故事寫出她們被孤立的樣貌
女性被施暴者一層層剝掉自信
掉入自我否定與無未來的消極寄望裡
情緒上被困在自己的混亂中
現實上也被困在不被他人所知的環境中
就像身處在一座孤島
只能被施暴者左右擺弄
越綁越死
落入自我毀滅的惡性循環

此外
卡洛琳.艾瑞克森在【失蹤】這故事中尤其強調母親這個角色
在失能的家庭中母親大多為受害者
扮演著努力維護卻徒勞無功的角色
最終大多只能用極端的方式來終結永無止盡的惡夢
卻無法抵擋隨之而來的巨大代價
失能的父母連帶影響了兒女的心智功能發展
像遺傳似的無法中止這個持續綿延的悲慘血脈
但即便再怎麼墮落頹喪
命運悲慘
母親似乎種會有種堅忍不拔的堅強意念
以至於最終會在即使是扭曲變態的玉石俱焚之中
長出為了保護子女 而對未來充滿力量的希望之花
卡洛琳.艾瑞克森在這部作品中強調女性、強調母愛
並透過前半部劇情的懸疑堆疊
最終燃燒出一把令人不得不注視的火
也同時成了一顆為女性受暴者所投放的求救閃光彈
讓眾人無法再繼續無視這一聲聲總被忽略的呼救訊號

「母親的愛是無止盡的,是狂野的,更是美麗的。我要榮耀腦海中關於母親的回憶,像她一樣繼續朝同一個目標邁進。只不過,我將要走的路途和她略有不同。她選擇適應,我將選擇抗爭;她選擇柔順的,我則選擇強硬。」

「一位好母親,不會屈就於環境。她會創造環境。」

最後在光輝的母愛映照下
【失蹤】這個故事的結局有種扭曲的詭異
更帶著淒涼的悲壯
警世意味極為濃厚
但我想
卡洛琳.艾瑞克森不僅僅是創作了一部懸疑小說
她也創造了一個環境
一個企圖透過文字
讓這世上再多一些人想為弱勢女性權益用力爭取
對她們的生活用心關注
若是因此能讓社會及家庭再更安全 更安心一些
或許
便能讓這世界上這麼多的失去當中
能擁有多一點點的尋回

106 0903

敗家傳送門:
待補

--------------------------------------------------

【失蹤】The Missing

卡洛琳.艾瑞克森 / 著
奇幻基地(2017年10月)
ISBN:待補

--------------------------------------------------

如果您喜歡我的文章,歡迎追蹤按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