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3日 星期四

【破碎的告白】試讀~母親的無形禁錮.家庭暴力下的犧牲者

【破碎的告白】就如同書名一般是一個讀了會讓人感到心情破碎的故事
會有一種深深的窒息感
宛如有什麼掐著脖子
從頭到尾縈繞不去
卻又忍不住會往下翻頁持續探究
只因有種莫名的感覺
讓人知道就是必須直到挖掘出真相
必須勇敢面對而非因壓迫就逃離或忽視
才能從這場絕望中解套

作者凱莉‧芮默兒(Kelly Rimmer)用兩位女性分別自述的手法 描寫一位已逝的男子
背景是早已經被暴力席捲成支離破碎的家
而究竟
這場悲劇的被害者與加害者該歸咎於何人呢?


在故事中各自表述的兩位女性分別是死者大衛的妻子-奧莉薇亞與母親-艾薇
雖然一開始作者便破題的告訴讀者大衛死於自殺
而奧莉薇亞也因大衛的死也終於感到安全
不再受危害
但兩人對於大衛的描述依舊讓這位男子似乎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人--
在奧莉薇亞眼中
大衛是令人感到恐懼的
光想到與其所有生活的過往
甚只光只待在曾共同生活的屋子中
都讓她感到備受威脅
焦慮害怕到無法控制自己
不斷反覆強調自己已不再受大衛左右的話語只是更凸顯過往生活令人的恐慌
她甚至不敢自己外出
不願走入主臥
不肯多與人交談
也不敢讓懷抱中的女兒離開自己的視線

而在艾薇眼中
大衛則是完美無瑕的
既英俊、又聰明
事業有成又體貼溫和
毫無缺點

一個人真的可能是毫無缺點的嗎?

「為人母親哪一個不是盡量替自己孩子著想?如此一來才能引出孩子的長處,保護他們不受人非議,打擊他們小小的自尊心.....
種種造就出一個防衛心高的爸媽,催促他們協助孩子成為最好的人。
我只是在做一個母親會做的事--只相信自己兒子好的一面。」

艾薇本是擁有大好前程的聰明學生
卻過於年輕就懷了身孕
放棄學業與未來的她便將人生所有關注都放在唯一的兒子--大衛身上
再說雖然她喪失了人生其他的可能
卻仍對這個帥氣又聰明的兒子感到自豪不已
也因此
她總是捍衛著自己的寶貝
也自小督促著他
希望自己的孩子得到最好的一切
也深信自己的孩子就是最好最完美無瑕的

隨著書頁一頁頁往下翻
艾薇的想法語言行逐漸讓人不寒而慄
她教育孩子的方式與互動時的舉止更讓人心驚
再加上丈夫--也就是大衛父親--懷亞特對待妻兒的態度與教育理念帶著貶低女性的大男人主義中對幼兒人格養成根本是雪上加霜
又或者該說
對創造出一個性格扭曲的孩童無疑是最佳溫床
讓人讀著讀著不禁雞皮疙瘩掉了滿地

至於奧莉薇亞
無疑便是這場家庭暴力下的受害者
她雖不是絕世美女
但奧莉薇亞學識充足又滿負理想
本預計獲取大學文憑後繼續往上攻讀學位
甚至希望在自己開設診所
在獸醫界大放異彩
卻在在認識大衛以後
讓自己的人生變了樣
一開始以為自己遇上一個溫文儒雅的好對象
卻誰料從此陷入無法逃離的深淵
本還以為這一切都只是因為愛與保護
卻逐步將自己陷入孤立無援、甚至危及生命的地獄

「如今回想起來就覺得丟臉。原本一眼就可以看清的事,一旦聽多了,就算是謊言--尤其出自妳全心全意去愛的人口中--一而再、再而三之後,理性終究會妥協,選擇相信。」

「自信是脆弱的,會因環境而崩潰,而一樁封閉的婚姻正是打擊自信的完美環境。
有時在一段凌虐關係中,被害者會說服自己該為創傷負責,作為取得主控的方法。」

【破碎的告白】全書環繞在這兩位女性內心深處的念頭
寫出許多女性埋藏在心中不敢碰觸的想法
甚至也探討了親子關係的建立與潛移默化

當然單就理性面來說
艾薇這個角色的設定正是大家敬而遠之 甚至避之唯恐不及的那種家長
只因她不僅總是過度干預孩子遇到的狀況與解決
方式
甚至不惜與他人衝突
凡遇到事情她表現出來的態度都是只有他的兒子是兒子 而別人的不是
只有他的兒子最高尚最完美麗又厲害
別人的孩子都是低下又配不上他們
這樣的念頭不僅在她腦中根深蒂固不曾動搖
也從小灌輸在孩子身上
再加上還有一個在另一個極端搧風點火 總是教導男孩要用暴力解決問題的父親
最後便培養出一個掌控欲強、無法忍受挫折、又會將問題訴諸暴力來解決的人
或許仍有些天生的性格在作祟
但矛盾的行為鐵爭爭的出現在大衛身上--討厭母親的掌控又崇拜父親的權威的同時卻做出和母親相同的控制行為
故事中雖然從未出現大衛自己個人的念頭
但我想
總總的言行缺明確的傳達出被這樣教育長大的大衛
其實對自我的信心是不足的
也不具備除了暴力以外可以處理失敗-尤其是感情關係失敗的能力
空虛的過度自信也讓他不斷的想緊抓住主控權
並選擇用越來越極端的方式

不過撇開深深扭曲孩子性格值得他犯下大錯仍不自知這件事之外
其實艾薇說穿了也只是個犧牲自己、全心愛孩子的母親
即便她的愛是盲目的
即便她的盲目與沉默成了共犯
且將另一個人推入地獄
她自始至終都活在自己想像的美好中
即使可能察覺了也不肯承認
也讓人覺得不知該說她可悲還是可恨

「女性和犧牲糾結在一起,直到現在我甚至無法區分清楚兩者的差別。」

至於奧莉薇亞的部份 傳達的無疑是家暴議題
她出現的正是被家暴的人典型會出現的特徵
被對方所控制、被孤立、
因此否認自我甚至開始深信不疑
大衛讓她相信自己不需要除了他以外的一切
也讓她相信自己沒有能力也沒有後援
直到最後完全被情緒勒索而逃不離
她仍相信自己是因為愛
是因為犧牲
一切都是因為自己的錯

「在被痛打之前,我是個受過教育,充滿自信的職業婦女;我是朋友、姐姐、女兒;我是情人、我是母親。
我是一個人。」

「我怎能讓他操控我?我怎能視而不見?他讓我像個懦弱的女人一樣屈服於他,我卻還沾沾自喜以為是在奉獻犧牲,怎麼會?」
「妳信任他,忽視了他的控制欲,妳以為他是為妳好,相信他是在幫助妳釐清什麼才是最好的。」
「他找到方法,讓妳來替他的問題負責。」

這真的是很恐怖的一件事
在感情中當雙方並未站在同一立足點
而有一方利用情感強勢操弄
另一方也順勢會成為弱者
或許一開始只是因為心軟
或是為了避免關係被破壞
但這場火總是會往無法收拾的地步蔓延而且
而且有時
還需要燒的遍體鱗傷
才猛然清醒

這也同時反映出女性長期在一段關係中扮演犧牲者的角色
並非說男性就不曾犧牲與遭受暴力
而是社會傳統的期盼與孕育下一代的天性使命總讓女性背負過多的壓力
可能在其中喪失自我而不自知
多多少少
女人在愛情與親情與自我實現之間總是難兩全
顧此總是失彼
還有許多情感上的悵然若失
也讓如何將生活天平保持適合自己的平衡狀態成了最困難的課題

「如果妳問我,我們的關係是從什麼時候走下坡,答案是沒有。感覺像是我自己做出的決定。」

其實諷刺的是
在這個故事裡
艾薇跟奧莉薇亞同樣都身為人妻、身為人母
他們有著看似截然不同,卻又有些相似的人生際遇
同樣身為為愛、為夫、為子犧牲的女性
在自我、工作與家庭之間掙扎
卻淹沒在洪流之中
讓人在讀完故事後即使很想譴責她們的某些言行
卻也發現不自覺同情起她們
甚至發現自己也沒有立足點
只好慶幸自己有著比她們幸運太多的人生際遇

當然
人生有很多選擇
很多時候我們可以做出更多更好的決定
也有更多路可以努力去闖去試
但更多時候
可能不是只是判斷是與否那般簡單
也可能一時被複雜情緒給蒙蔽
又可能站在人生的交叉口時
誰也不能確切把握自己的下一步就能走向幸福人生

再說
世上也有許多人
不是那麼輕易
就走得出原生的困境的

只能說那些或許
就是身為女人再身為母親之後
才會體會到的困惑與兩難吧

「如果你想知道我們的關係何時變質,這就是起點。
我知道我們之間出了問題,但總以為過了就沒事.....我們會幸福快樂一輩子,因為我們彼此相愛。
......但事情沒有過去,每次一有爭執,就會產生一點變化,而且是永遠的變化。
我後來也發現了,在這段感情裡,他步步進逼,我則節節敗退,僅守寸步之間得安全範圍。」

所以其實我覺得原文書名A Mother's Confession 因點出了母親二字
似乎更加貼切故事的核心一些
也彷彿看到那些身為母親所背負在身上
擺脫不去卻又不自覺甘願的無形禁錮

這場【破碎的告白】中有太多深層的心裡層面可以探討
讀了真的會讓人陷入深深的情緒中
讓人唏噓著這些本來不都只是單純的愛?
怎麼愛著愛著忽然成了一把利刃?
還是一把把雙面刃
在捍衛禦敵之餘卻也傷了自己

在這些難解的課題之中
我們該深思、該引以為戒的
想必還有許多
許多

108 0103


敗家傳送門:

--------------------------------------------------

【破碎的告白】A Mother's Confession

凱莉‧芮默兒(Kelly Rimmer) / 著     林小綠 / 譯
春光出版社(2019年01月05日)
ISBN:9789579439541

--------------------------------------------------

如果您喜歡我的文章,歡迎追蹤按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